法治方式引领羊角古镇整体搬迁 打造社会治理创新的重庆样本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肖华 发布时间:2018-05-23 14:33

阳春三月,在“乌江第一古镇”——重庆市武隆区羊角镇新址,64岁的村民曾成明正在为装修新家忙得团团转,脸上洋溢的喜悦充满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然而,一年多前,曾成明和众多的邻居们还在为基本生存环境的安全而担忧,在搬与不搬之间徘徊。

1785年,羊角镇发生山崩,巨石泥沙在瞬间被推至乌江成碛坝,形似羊角,出现五里险滩,这也是羊角名字的由来。几百年来这里发生了无数次坍塌险情,严重威胁着当地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痛定思痛,2011年,当地政府委托专业机构开展羊角地质环境调查,拉开了羊角镇避险搬迁的序幕,直至2018年3月将新房钥匙交付到所有居民手中。在这场持续数年、规模宏大的整体搬迁工作中,无论是制定搬迁方案、组织安全搬迁还是妥善安置群众,法治方式引领下的群众路线贯穿始终,武隆人创造了社会治理创新的重庆样本。

法治方式贯穿于搬迁过程始终

不能让这团延续几百年的阴云继续压在百姓心头!

2011年10月,受当地政府委托,专业机构形成地质环境调查报告,提出搬迁避让措施。

2012年,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中心组织专家评审论证,随后,国务院三峡办委托专家现场调研评估。

最终,整体搬迁成为科学避险的最佳方式、唯一选择。

勘察评审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但险情不等人,2012年以来,危岩多次发生垮塌险情,避险搬迁刻不容缓。

“只能进不能退、只能快不能慢,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坚决打赢羊角镇避险搬迁安置攻坚战。”武隆区区委负责人立下誓言。

2012年,朝阳村的117户341人成为第一批永久性避险搬迁的群众。

同年6月14日,重庆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对羊角镇实施整体搬迁。

放眼全国,如此规模的整体避险搬迁极其罕见。如何说服群众?如何搬迁?如何补偿?如何建设?武隆人需要思考的问题太多了。但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法律。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搬迁一定要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绳,以上级相关文件精神为依据,尊重群众意愿,遵循法定程序。”武隆区区长卢红说。

武隆区在起草方案时把突发事件应对法以及国务院、地方两级地质灾害防治条例等法律法规作为高压线,同时赴四川省汶川县草坡乡、重庆市奉节县安坪镇考察学习整体避险搬迁经验。

“我们的搬迁方案第一时间报送给市政府法制办预审,从一开始就把好法律关。”武隆区危治办主任陈晓容笑着告诉记者。

2013年11月8日,重庆市政府28次常务会对搬迁实施方案进行审议批复。2015年1月,武隆正式出台避险搬迁实施方案,并抽调70多名工作人员进驻险区专职从事搬迁工作。

“政府能强制我们搬迁吗?搬不搬是我们自己的事!”在镇上经营着羊肉馆的周家兴日子过得红火,不愿搬离。

当地很多人持这种论调,工作人员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大家宣讲法律和生命至上的理念:“法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及时采取工程治理或者搬迁避让措施,保证地质灾害危险区内居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政府不作为就是渎职就是违法。”

为了让群众真正意识到危险,羊角镇组织了多批群众前往危岩点实地观察,周家兴就是其中之一。

“太危险了,一定要搬走!”周家兴回家后告诉家人。周家兴90多岁的奶奶滕创碧自幼生活在这里,故土难离。周家兴说:“奶奶,这是党和政府关心我们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我们不能为难政府、对抗法律啊!”

在羊角镇几乎人手一本的避险搬迁宣传手册里,从国家到地方层面的相关法律法规让人一目了然,20多个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被一一详细解答。

尊重民意坚持群众路线完成搬迁

羊角镇是乌江沿线历史文化名镇,豆腐干、羊角醋是羊角镇的靓丽名片,也是群众脱贫致富的生计。

搬迁后历史文化如何传承?没有土地的群众又该如何发展经济?群众顾虑的这些问题,其实早已纳入搬迁的整体规划中。

羊角镇党委书记杨涌说:“我们在新址规划中,特别注重保留和重新拾移古镇历史文化符号。”

武隆拥有世界自然遗产等丰富的旅游资源,是《变形金刚4》等多部影视大片的拍摄地。杨涌介绍说,新址按照“乌江第一古镇”来打造,成为武隆旅游的第一站,后来不少群众思想转变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个蓝图。

为了尊重民意、满足不同群众的搬迁需求,武隆还出台了货币销号、农业分散安置两种避险搬迁方式。

因孩子在成都买房居住,朝阳村观音农业社张天碧就在安置时选择了货币销号,举家搬迁到成都居住。

避险搬迁的困难远不止这些,群众还有更多的疑虑:“搬迁为什么还要收建房款?”

收建房款是事实,因为避险搬迁并不等同于普通的征地拆迁。

“依据《重庆市地质灾害防治条例》,政府应当在避险搬迁期间对生活困难的群众给予适当补助,我们也是这样做的。”武隆区区长卢红说。

在争取国家及市级政策、资金的支持下,经过精确计算,扣除安置补助款后,武隆区政府将羊角搬迁安置房造价控制在1083.64元/平方米。

未来的路都铺好了,如何让群众早日搬迁成了最大难题,这次,武隆开始了总动员。

党员干部向困难群众提供“帮包服务”,镇机关党员干部每人包15户,村支两委干部每人包10户……全力劝说险区群众撤离。

朝阳村70岁老党员王致中就主动提出“承包”4个儿子和另外10户群众的搬迁任务,并圆满完成。

“搬走后生命财产有保障不说,还能靠旅游致富,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呢?”王致中一遍遍地耐心解释。

2016年6月2日,一场突来暴雨引发的山洪、滑坡加速了搬迁的步伐。

“在紧急避险搬迁进程中,‘德治’‘自治’与‘法治’的力量尽显。”武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奇柯告诉记者。

6月3日凌晨3点,镇上所有公职人员已全部到位并赶赴受灾群众家里帮忙。一批党员干部率先垂范,冲在险区搬迁第一线。

暴雨过后,羊角镇迅速成立由82名志愿者组成的服务队,为险区群众提供搬家、医疗、政策咨询等服务。

截至6月8日18时,共完成搬迁人口1734户7304人,完成房屋腾空1215户,全面完成险区人口撤离任务,无一人伤亡。

公开公平公正的阳光搬迁

这场搬迁工作不是7000多人口的简单重组,更不因搬迁任务的结束而结束。让群众早日住上新房,早日过上富足的日子才是根本目标。

仅仅不到两年,在保质保量前提下加速建设的新羊角镇已经达到装修入住的条件。

此时,群众如何选到满意的房子?选房过程是否要托关系、走后门成了羊角百姓最关注的焦点。

“要确保安置房选房工作公开、公平、公正,顺利把房交到安置户手中。”卢红说。

“请先签到抽取顺序号,然后根据序号依次等待进场抓阄选房……”这是2017年12月26日上午9时的抽签分房现场。

“之前的抽签方案是电脑摇号,经业主代表大会讨论后觉得‘抓阄’的方式更好,于是决定用抽签箱抽签选房。”羊角碛社区业主委员会主任黄世斌介绍道。

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区公证处、群众监督代表、公推代表、业主委员会当场共同见证和监督。

现场大屏幕的实时报道,报社、电视台的全程摄像直播均给此次分房营造了阳光透明的氛围。

老党员杨子均是此次选房的公推代表,哪家不在场,可以委托公推代表代为抓阄。而他为其他群众所“选”的房屋位置比自己的好,门面商业利用价值比自己高。

“这次分房很公平,大家各凭运气,我们口服心服!”对于当日的抽房过程,羊角镇朝阳村垭口组村民谢仕奎心服口服。

这场大规模搬迁创造了用时短、搬离人多、无返流、无集访的奇迹,也创造了建设时间短、建设速度快、建设规模大的“武隆速度”。特别是在法治方式引领下,公开、公平、公正在整个搬迁进程中得到充分体现,将羊角避险搬迁打造成社会治理创新的重庆样本。

记者 吴晓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