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村长

◎ 汪建波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重庆长安网网编部 发布时间:2017-08-01 10:46

“若我当选村主任,一定领着大伙发家致富。”秀水村换届选举别开生面,候选人程远激情满满发表竞选演说。

“等等!”一个高亢铿锵的声音打断程远。大家循声寻人,台前一个头发花白、身着旧军装的大叔在说话:“讲讲你的具体想法和打算……”

程远是村里水产养殖基地的老板,大学毕业来秀水村创业,事业干得红红火火,对此次竞选势在必得,没想到军装大叔突然发难。

大叔很陌生,村民相互对视的眼神显示,没人认得他。

“我……”程远平复了一下情绪,稍一思忖:“我的养殖基地可解决百人就业,下一步鼓励大家搞联产经营,做大做强生态水产品牌。”看来程远早有准备,思路清晰。

“你一个外乡人,何以做到以村为家?”大家的眼光再次密集转向大叔。在秀水村的历次选举中,从来没人这样当众拆未来村干部的台。

“你是谁呀?选举关你事吗?”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这人叫操强,是程远公司的员工。

程远抬起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操强停止对自己的维护,随即走到人群中,拉住一位姑娘的手:“我的爱妻,昨天我们领了结婚证,我已经是秀水人了。”姑娘名叫覃秀,是公司的财务。

老人颔首微笑,对程远的回答甚是满意。

竞选结果如村民所愿,程远以绝对的优势当选新一任村委会主任。

新官上任,程远立马忙起了山泉水生态养鱼的大事,风风火火,劲头十足。

军装大叔租下一户村民的闲置房,屋前屋后种满花花草草,很有些闲情逸致。有时,老支书覃庆国会到军装大叔的小院,喝点小酒,时而还会有爽朗的笑声传出。

神秘大叔为何能和古板的老支书打得火热。有人问起,覃老支书会笑言:“他呀,是咱村的‘荣誉村长’。”

自从程远当选村主任,军装大叔就成了“挑刺大王”,总要找出一些村务中的瑕疵,促使村委会一干人尽善尽美。奇怪的是,村委会干部对大叔近乎苛刻的意见,从不斥责。

农村电网改造和无线网络信号的铁塔同时安装,不少村民以高塔挡住了风水、无线信号辐射有害健康为由,变着法子找施工方索钱。施工方磨破了嘴皮,镇村干部进行了科学知识普及,村民依然我行我素,发展到聚众阻碍施工。军装大叔挺身而出,站在运送铁塔材料的拖拉机前面:“谁敢造次,先过我这关。”说罢,脱下上衣,露出满身疤痕:“这九处枪伤,是自卫还击战留给我的纪念。”军装大叔突然亮出“身份”,镇住了所有闹事村民。

半年后,程远和覃秀大婚。覃秀是覃老支书的独生女,意外的是,军装大叔再次亮出新的身份,他居然是程远的父亲。

覃老支书见大家满是疑惑,干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这位是退休干部程国庆,早年举家迁出秀水村,少时我和他是玩伴,有缘的是,上了前线,我俩是生死弟兄,现在,又成儿女亲家……”

老支书的话还在继续,现场村民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饱含敬佩,齐刷刷地投向覃老支书身旁的“荣誉村长”。

(作者系转业军人,现供职于梁平区屏锦镇政府)

上一篇:三个义务兵的故事
下一篇:铁血如虹
24小时推荐图文章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