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 我无法抹去的青春记忆

文/潘思君

文章来源:重庆政法 责任编辑:重庆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7-09-25 15:05

1994年12月,怀着对军人的景仰和羡慕,我参军进了军营。来自农村的我,没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没有什么报国豪言,但我不怕吃苦,敢于承担责任,希望能在艰苦而充实的军营里,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

嘹亮的军号和刺耳的哨子声,昭示着全新一天的开始。哨声就是命令!我就麻利地套上军装迅速起床,以冲刺的速度跑到连队大门口集合站队准备出操。新兵时,为把军被叠成“豆腐块”,总是早早起床,因为不想拖后腿;为把宿舍的角角落落打扫得一尘不染,得争分夺秒,因为时间紧张;为练“站如钟、坐如松、行如风”的军姿,得两膝间夹张纸,全身绷紧,汗水淌下也不能擦一把,因为纪律的要求,因为我想练就过硬的军事素质。一天下来,晚上休息时,腿脚酸软,整个人散了架一般,一躺上床便进入了梦乡。服役三年,我逐步适应了紧张的军营生活,学习军事技能,参加政治学习,军事训练之余,我每天写日记,努力复习高中知识,不管训练多苦多累,我都咬牙坚持,最后我考上军校。到现在,我都还保持着喜欢写写记记的习惯。

军营生活,让人有太多难忘的情景。第一个除夕夜,独自在千里之外,想家想亲人想得我也流过眼泪。但想家归想家,军人“流血流汗不流泪”,哭过了,抹干眼泪还得精神抖擞上训练场;第一次洗衣服,亲身体验了大西北冬天那冰冷刺骨的水,刚洗的衣服往外一挂,瞬间就僵成一块冰,双手更是冻得通红失去知觉,让我对“滴水成冰”有了更加直观深刻的感受;第一次打射击,满以为经过了好长时间的瞄准射击,5发子弹起码也得40环,可真上场了却紧张得不知怎么回事,第一发就打脱靶,心里马上就慌了,呼吸也乱了,最后还好,剩下的四发子弹我打了32环。还有第一次夜间紧急集合的慌乱、第一次五公里长跑的难受、第一次指挥唱歌的紧张、第一次站岗上哨的兴奋……军营里每一个人生难忘的第一次,都是一个挑战,都是一次磨练。

在青海果洛骑兵连的日子里,会经常看到起伏的雪山、洁白的云彩、辽阔的草原、成片的牛羊、五彩的经幡……,青藏高原大自然的原生态风景让人一见难忘。还有骑兵连听到和经历过的传奇故事。班长常跟我讲的军马“黑骡子”把全连走丢失的马一匹不拉地全带回来,立了三等功的故事;老兵说骑术训练时因马受惊差点丧命的传奇,一只脚脱蹬从马上摔下来,被拖行了近10分钟尚无大碍的惊险;还有我们在“永冻层”的大棚蔬菜里摘出新鲜蔬菜的惊喜,这是在气候恶劣、条件艰苦的大西北,全连自己动手创造的奇迹。

军营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还有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战友兄弟,都是我生命中无法抹去的一部分。走进军营的新兵,新军装,带着笑容,拉拉手,相逢是歌;走出军营的老兵,旧军装,带着泪痕,挥挥手,离别是泪。

曾经,我是一个兵,不是一句轻松的笑谈,因为那是一段特殊的经历,当过兵的人,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感。无论何时何地,不管你是士兵还是军官,提起军营的日子,你都会精神振奋,青春再现!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