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好的爱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唐孝忠 发布时间:2017-10-13 11:02

◎李 晓

今年中秋节还没到,我的三姑就突然去世了,是心肌梗塞。

三姑前些年进城居住,与我家也就20多分钟路程,但一年之中也见不了几面。前不久在车站碰见她,她笑眯眯地朝我走来,亲热地拉住我的手说:“侄儿,你总是很忙噢!”我说:“三姑,中秋节我来安排,长辈们一起吃个饭吧!”三姑搓着手说:“要不得,要不得,你喜欢吃腊猪蹄,我给你留着呢,要不你中秋节上我家来吃,我给你提前用砂锅炖着。”我说:“不用了,三姑,还是我来安排。”

我把准备安排的中秋节长辈聚会,也给爸说了,这个喜欢热闹常常标榜说看淡了金钱的80岁老头儿,从藤椅上站起了身,兴奋地说:“我看这个,可以有!”老头儿还提醒我说:“这一回,你要当真哦,你已经快50岁的人了,说话做事应该稳重一些!”我拍着胸脯说:“爸,没问题,中秋节我已经推了6个聚会。”老头儿坐到椅子上,叹了一口气,说:“就应该这样啊,我已经80岁的人了,聚一次少一次,这一辈子是亲人,下一辈子,或许我们就不是亲人了。”我妈接嘴说:“老头儿,还有下辈子么?”老头儿歪过头指责我妈,说:“莫打岔,我是说假如。”

这些年,我常在爸面前咕哝那句经典台词:“哪天,请长辈亲人们吃个饭吧。”由于我大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爸已经厌倦了我这种突然发作的激情似邀请。不过,一直看重亲情的爸,倒喜欢安排一些长辈亲人们的饭局。爸是机关单位退休的人,对每次饭局的安排,都是相当慎重严谨。比如,和我妈一起提前去考察饭馆,对每道菜都照顾各自口味仔细斟酌,有时还要去厨房叮嘱厨师,具体到哪道菜放啥调料。等把饭馆菜谱都安排好以后,爸再在电话上一一通知聚餐的亲人们,坐哪趟车,在哪个站下。

有次我正好去爸妈家,爸正在通知聚餐的长辈亲人们,爸通知完一个,妈就在本子上打上一个勾。我有个堂伯耳朵有些聋,爸几乎是大声吼着“吩咐”他:“就坐三路车,到站时有个商场,往前走30米左右,拐进巷子,有一排香樟树,旁边就是王胖子开的豆花饭庄……”我堂伯还是没听清楚,在电话里一阵迷糊。我说:“爸,那天我让人开车去接堂伯。”爸激动地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你!”我至今不开车,也是爸的意思,他说我眼睛近视,加上常喝酒,他就一个儿子,绝对不能出问题。爸一看见马路上的车流如老家那些年秋后田野上成群蹦达的蚂蚱,心里就堵。

聚会那天,亲人们纷纷而来,惟独不见堂伯。等开饭时,堂伯还没来,那天我正出席一个诗人的诗歌朗诵会,也有聚餐。爸急匆匆地给我打来电话:“你让人开车去接的堂伯呢?”我这才想起此事,已喝得微醉的我,搂住那位诗人的肩膀对我爸说:“爸,对不起啊,下次吧!”“你这种背信弃义的人,今后要上当的!”爸这样教训了我一句。我感到,这是爸对我说话语气较为严重的一次。我妈后来对我说:“你爸啊,那天吃饭就心不在焉,一直等你堂伯来。”

想一想这些年,我陪伴亲人们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我总是想,等我哪天把所谓诗与远方、功名利禄这些东西从心里腾空以后,再去好好陪伴他们。但我一直没停下来,各种诱惑的灯火让我止不住脚步,各种杂念野草一样长满了心房。我总觉得,时间还多,等我的生命像河水一样流速慢下来,河床上,还有我的亲人们在原地等待我的归来。

我想起去年有一次去爸妈家,妈捂住胸口咳嗽不停,一进门,妈就递给我一个白色口罩,用命令的口气说:“戴上,戴上!”原来,我妈患了重感冒,担心我被传染上了。那一刻,我心里好难受。我爸常常翻看家里发黄的老照片,有一回,他凝视着我爷爷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爷爷目光幽凉,胡须掩喉。爸对我说:“要是你爷爷还在世上就好了,让我多陪陪他,他在世时,我陪他太少了。”我看见爸的眼里,有浑浊的泪花闪动。爸后来还认真地算了算说,要是你爷爷在世,今年应该105岁了,哎,人一般哪能活那么大岁数呀。

在我生命的这个季节,山河染霜,添衣补水,心境也如秋月般变得澄澈。我明白了,亲人们,让我与你们陪伴的时间,再多一点,因为陪伴,才能温暖老去的岁月。

(作者供职于万州区五桥街道办事处,作品散见《羊城晚报》等报刊)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