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盈花色雨作酒 往归思愿又一年(随笔)

作者 池 海

文章来源:合川区 责任编辑:唐孝忠 发布时间:2017-10-25 19:23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空气蒸腾起暑热的味道,提醒着我,已到了返程的季节。为期一年的挂职即将结束。忆起来时发的朋友圈,“此去不经年,后会终有期”,不禁想起《秒速五厘米》里的台词,时间总是带着明显的恶意,缓缓地从我们的身上流过。每逢人生中某些不可避免的离别时,我都喜欢用文字记录下这段旅程里的点滴,相比于定格场景的照片,文字的铺陈排列,于我更易唤醒旅程中的那些情绪,进而演化成多帧的连续画面,将旅程的故事用一种慢镜头的方式重新勾勒,如同一个旁观者带着悯然的眼神审视自己。

我是带着几许忐忑的心情来到这里的。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事,尤其对于不擅交际又极为路痴的我,从工作到出门,都要开启导航,才能找到一点踏实的方向感。所幸,同事们都极为友好,并且,还给我安排了一个满是花儿的办公室,即使冬天里,都荡漾着春天的暖意。

初见时的第一印象,是单位大门外那一片高大成排的银杏。进入深秋,银杏绽放出一年中最绚烂的色彩,入眼满目尽金黄,自由地宣扬着爽朗的气势。若是恰逢晴日,配以清澈湛蓝的天空作为画布,更是如同那些传世的油画一般。常常一觉醒来,窗外的银杏洒落一地的金叶,在秋阳的映照下,如同给上班的小路铺上了一层金黄的地毯,叫人不忍心踩上去,惟恐破坏这童话古堡般的静谧与神秘。

每当见到那些恣意生长的高大银杏,总会让我心生仰望的感觉。平日里,觉得它似乎极为普通,但一进入深秋时分,齐齐换上一身黄金甲时,似乎如同《大圣归来》里最后的孙悟空,经历种种劫难坎坷,突破心意,挣脱桎梏,立即变身为无敌的齐天大圣一般,带着执着强大的精气神,点燃整个人间的秋天。就如曾有人说,银杏有一种哲学中形而上的气质,把孤独的姿态定格成了永恒。

刚来时,总是惊讶于立案窗口外那长长的排队人群,原以为偶尔如此,到后来,发现每天都如镜头回放一般的相似时,就变得有些司空见惯,且习以为常起来。进入新年,工作强度陡然又增加了不少,犹如一只始终压紧的弹簧,让人有一些缓不过劲来。看着案头上越来越多的案卷,难免生出掉坑里的无力感。常说,当你真正沉入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切就都没有那么难了。就在这样的自我调剂中,季节更迭,冬去春来。

春意回归,大地与季节彼此默契,草木的新鲜气味如同信马由缰的想像力一般无羁无束。各种植物都从命运的轮回中苏醒,带着各自的心愿纷至沓来,虽然熙熙攘攘,但也遵循着自然而从容的秩序。

在排队立案的人群旁,植有几株高大的玉兰树,平日里默默无闻的站在角落一旁,毫不起眼。原以为是常见的白玉兰,然而一天偶然的经过,突然一大丛,哦,或者说一大簇带着几分明亮感的紫色跳入眼中,才惊觉,原来,之前以为的白玉兰居然都是紫玉兰,在这料峭的春天相约,一起开放着硕大的紫色花朵,朵朵紫花缀挂在铁锈色的虬枝宽叶之间,如同一个个的碎碎念一样,在漫不经意的表情下藏着丝丝轻暖的问候。

我惊喜于那一抹紫色的明亮感。要知道,大多数紫色系都会让人有一些朦胧的视觉差。当你不经意看见紫色时,往往会产生一种即视感上的恍惚,初见时,眼睛里会感觉到色谱光线带来的幽冷,然而注视越久,越会感觉到从色彩深处缓缓升起来的温暖。世上有不少讨人喜欢的紫色花,比如勿忘我、紫罗兰、薰衣草,等等。不论或深或浅,都是极具女性气质的色彩。浅紫,如蜻蜓点水,让你惊讶于她的灵气;深紫,如雀屏盛开,让你沉迷于她的美丽。在色彩谱系中,紫色是红色与蓝色的相逢,却又恰好是分割了冷色与暖色的划界。这种深浅冷暖间的转换,赋予了紫色极为丰富的气质,如同一壶窨制的桂花龙井,只有了解的人细细品之,才能领略那份花香与茶香相互缠绕的绝妙体验。想来,若是将此紫色花枝,配以汝窑的天青色瓷瓶,必是一场极美的精致邂逅吧。雨散云开见天青。如果将入秋的银杏与秋日晴朗蓝天比作对酒当歌的兄弟,那紫玉兰就更像是扬州三月小楼一夜听春雨的闺蜜吧,尤其是在雨后清晨遇见带露的紫玉兰花,那种干净得泛出明亮感的紫色,的确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美丽。因此,迷恋也就有了最好的注解。

租住的宿舍,条件极为简陋,让我想起刚工作时在法庭的日子,好在离办公室很近,能节约不少路上的时间。宿舍在二楼,窗外正好是一片花园。只是一段绵长的雨季,将这个春天分割得支离破碎。入夜时分,雨滴打碎枝叶,淅淅沥沥的声音,总会让人在窗檐下期待些什么,就算无处安放,也忘不了那种落进耳朵时一瞬间倾心又出离现世的空灵。一到夜晚,这边就显出本来的幽静,与白日喧闹的场景相比,不由生出“梦里不知身是客”的异乡感。

同事们早早的就跃跃欲试,谋划起一场与樱花的约会。但是因为春寒,今年的樱花,来得尤为的迟。每天都询问来实习的大学生,西政的樱花开了没?每次都得到一个失望的答案,甚至以为会错过今年的樱花了。所幸的是,这个季节足够的包容,能够容纳我们所有的憧憬和期待,无论我们曾许下多少空白的愿望,最后依然都能够实现。又一场春雨之后,花清如洗。树底迷楼画里人,十里樱花十里尘。樱花,是一种充满意境感的草木,因花期极短,故常有樱花七日之说,亦常将赏樱花,写作“花见”,如此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带着一种不负君约的惊艳。每逢开放,层层叠叠,锦绣云霞,《万物赠我浓情蜜意》的作者曾言,樱花“是一种令人觉得无限愉悦又无限感伤的花”,有着一种“近似决绝的释放,不曾亲眼目睹的人,或许难以理解那种站在花树下,谦卑又狂喜的心境”。眼见樱花摘落一身花瓣所释放的短暂的美,如同塞林格在《破碎故事之心》中所写的“是想要触碰又收回的手”,这种自然却又矛盾到极致的内在特质,也许正是樱花无可替代的魅力之所在吧。其实,樱花的种类极多。种植最广的,恐怕是有着“染井吉野”之称的东京樱花吧。相比于单瓣的染井吉野,西政的重瓣樱花则更加丰盈,比之单瓣的清淡多了几分堂皇的热情。樱花七日,夜樱为最。华灯之下,花瓣被映照得如著红妆,粉红中透射出一丝云霞的色彩,蔚为壮观。若是有风拂过,如同置身一场璀璨溢彩的花雨之中,实在是像极了新海诚动漫中的场景。只是传说中的酸辣粉搬走不知去向,多少有点遗憾。

重庆的夏天历来都是急性子,刚刚熬过春寒,温度就腾腾地往上升,天空倒是一洗阴沉,渐渐清透起来。办公室在六楼,临窗,向阳,也没有高楼遮挡视线。工作之余远眺天空,倒不失为一种消退疲惫舒缓压力的好办法。

初夏的天空蓝得像一湾浅浅的海水,既有眷恋陆地的温柔,又有向往深海的雀跃,热情却不灸烈,纯净得似乎可以用童真来形容,就像是铺上了一张没有边际的电影幕布,阴晴圆缺的种种故事都在其中上演。就像小时候亲手做的万花筒,扔一把剪碎的糖果纸进去,可以看到另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尤其在有云的时候。

海是龍世界,云是鹤家乡。在我眼里,云是自由的,有种不入凡尘的遗世气质。云又是多变的,时而顽皮,时而厚重,时而洒脱,时而沉默。按照气象观测规范,云共分三族十属二十九类,各有各的特征。初夏的云格外有趣。有时是钩卷云,像信手挥洒的那一缎水袖,随意地拂过天空,有种去留无意的怡然。有时是卷积云,白色的小云朵紧密排列,如同鱼身上的细鳞,叠加出波光涟漪的效果。有时又像是大团大团的棉花糖,阳光勾勒轮廓,如同抹上了一层金色的奶油流黄,有一种甜腻的味道。我尤其喜欢羽状云团向四周扩展时留下的模糊云纹,似山水画技法中皴法一般渐入渐淡,如蓝色画布上晕开的那一抹渲染。

云卷云舒时最引人遐想,不知不觉间,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投身于天空里放纵驰骋。如同庄生梦蝶一般,与云凝视的时候,总会有交换角色的梦境感。这极其类似于以摄影中推拉镜头的方式,通过主观视角的变换来抒情的文学手法。如顾城的《远和近》: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时间总能够模糊太多初衷,就像云朵的变幻无常。当你进入云的世界时,总会觉得自己的世界缺少点什么。对自由自在的艳羡,和对自身渺小的恐慌,各种幽深而复杂的情感,都随着云的变幻翩跹起伏。白云苍狗,不可触及。云的变幻总能激发人的想象力,就如每个人都有一个想象中的自己,我们大多都在努力缩短想象与真实之间的距离,期待与想象中的自己及时相遇。这样的时候,总让人感慨平日里是否太过现实,以致于忽略了身边一直存在的美景。当疲于工作时,或许错过了清风白云的遐想,错过了那一种怡然自得的美好。当觥筹交错时,或许错过了星月光辉下普蓝夜空的深邃,错过了心归平静的总结。美丽的事物,处处皆是,抬头看看天空,哪怕积云厚重,也有它自己的层次,那也是一种独特的美。

其实,我更喜欢这样的云:我想/在一个惬意的午后/盛开/云朵会来亲吻我的耳朵/告诉我/一朵花的秘密。

对于深度强迫症的我而言,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或者说内容就是跑步了。跑步,恐怕是最没有地域差异的运动。汗水湿透轻衫,每一寸皮肤都像在向外散发着热量,在放弃与坚持之间,人的心性得到极大的锻炼,在枯燥的过程中固执地守住自己的那一点时光刻度,是一种类似于宗教式的体验,执着而虔诚。所幸,每次跑步回来,都会经过一段如梦似幻的道路,沿途树冠铺满了蓝紫色的彩灯,如同银河从树叶丛中穿过,星汉缀满枝头,流影霓虹如碎金闪烁,梦幻得似不在人间。那一刻,如同置身星空万里,俯看宇宙,人的心绪都变得徜徉起来。虽然身体疲惫得到处都发出酸疼的声音,但似乎空气里都被烂漫星光过滤出一股草木香味,不经意间闯入鼻息,如同牵引了寂静夜晚的无限遐思,最深处的忧伤和喜悦,都会在一瞬间涌出。从这样的光影下走过,会自然生出一种心旷神怡,却又言辞匮乏的落差感。想来在我的语言系统里找不到恰似的辞藻,足以匹配这一刻的心动。

记得小时候读《十万个为什么》,其中说到为什么人们看星星会觉得它一闪一闪时,解释是因为光在空气中传播时会因为折射而产生闪烁的视觉效果,当时颇觉神奇,至今记忆犹新。遥想古人,在不知道这样的科学原理时,又是如何与闪烁星光在历史长河中互相凝视呢?想想那靥靥星光,或许远自亿万年以前,自黑暗遥远之地出发,跨越迢迢星空而来,却于此时此刻到达我们身心所在,想来是一种只可意会却不可言传的机缘吧。从古至今,人们极易迷恋于光影的美奂陆离,却少有能传神描述的诗句流传于世。或许是因为任何绝美的光影,都易于消逝且不可记叙,透明的光线映于眼底生出的震撼感,如同一场涤清灵魂的美妙奇迹。此刻一遇,转身后就消散得无比迅速,即使此后再怎么去回想,也极难重现出初见光影时那样的具体形象,而只余下内心那些笃信的印记。最现实的例子,莫过于《阿凡达》。如果现在问曾经观影过的人,大多数都会想起初见时视觉上的震撼,但若是问及具体的形象,恐怕一千个人会有一千种回答吧。如同人的一生际遇茫茫,前尘往事若云消散,烦恼皆去,既往不咎。

细数一年的时间,从陌生到熟悉,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过程。我所在的办公室算得上是花团锦簇。坐在对面的小陈,有一手好厨艺,尤其擅长包饺子,胡萝卜猪肉馅,蘸上现制的红油辣子,一口下去,浓郁的肉香裹着胡萝卜的清甜,很容易就让人生出满足感。我的书记员姓文,是个很贤惠的人,一个内柔外刚的重庆妹子,喜爱种植各种花草,总是在不声不响间就把事情做得妥贴。内勤小韩是河南人,总是在认真中透着一股北方人风风火火的习性,有着好胃口和低情商的冉同学则总能让人找到笑点。一年的时间,我已然熟悉了庭长那不时夹杂几句普通话的椒盐重庆话,熟悉了大家讨论案件时的认真与细致,熟悉了同事们亲切的问好,等等。虽然平日里工作忙忙碌碌,但她们总能演绎出有条不紊的韵律,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大王叫我来巡山,生活充满节奏感。

这种节奏感的生活,如同季节更演一样,丝毫不显出杂乱的感觉。明镜无云的天空,不可预期的朝阳,星星点点的迎春,灼灼其华的桃花,灿若烟火的夜樱,层出不穷间,其实都充满了温柔的顺序。一切该来的,一切该去的,都顺应着万物来去的时间。这时,我突然有点儿明白,为何她们在繁琐的工作中,能孕育出这样欢快的节奏来。能以适应四季变换的韧劲,生活出花一样的色彩,这应该需要不一般的心性吧。花有清香月有阴。顺其自然的心境,随遇而安的生长,似乎就这样理所应当的存在于她们年轻的身心上,这样的理解,真是深刻得具有一些隽永的意义了。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什么鸡汤一样的理想主义,那也更像是自己定义的某种信念吧,无论这些信念指向的终点是多么缈小,终会有让一切都变得值得的瞬间。在命运的河流里,拥挤着、忙碌着、安睡着、愉悦着,即使被环境、季节和人潮推来攘去,仍能自在的春观夜樱、夏望繁星、秋赏满月、冬会初雪,集寒暖炎凉四季之所大成,迎来又一年的生长,应该也是一种人生的哲学。如同每个应季的植物一样,在活出自我的同时,也丰富着我们的生活,在释放美丽的同时,也坚持着自己的风度,既明白成长的风霜艰苦,也不受限于别人的审美喜好,这样辽阔娴静的光阴,就是己身修行悟道的桫椤。

“载瞻星辰,载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这是晚唐诗人司空图在《二十四诗品》中对“洗炼”一词的评定。一个人经过时光洗炼后对自己的总结,恰如在激荡流水中体会今日,在皎皎月光下理解昨天,在水流花开中与自己的初心久别重逢。若是热爱某些事物胜于其它,这样的专注,其实是件很愉悦的事情。有时候并不是因为顽固或功利,而是用一种独特的姿态,去找寻生命中更加有趣的瞬间。

“妙意有在终无言。星辰升沉,草木变换,在时间流逝的线性里不曾改变的,依然是我们发现美和邂逅美的眼睛,也许前路永夜,也许星光满途。一切且如塞内加所言的,“生命其实够长久,只要我们知道如何利用它”。

可以和这段旅程说再见了。

(作者 池 海 供职于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

    编 后

编者接手重庆长安网责任编辑不久,曾经审核编辑发布过许多稿件,但随笔类稿件实属稀有。今天下午,当拜读了本文文首一段,并浏览到作者引用了顾城的诗句等,便觉得必须读完,于是,决定逐字逐句拜读。

人如其名,作者池海(谐音,辞海)的词汇量确实丰富,作为以文为生的编者,也自叹不如,实在惭愧。在作者丰富的词汇中遨游,领略了作者娴熟优美的文笔,悟出了作者构织的意境。虽然本文很长,但急躁性子的编者仍然耐心阅读完,或许,就是因为作者有着宽广的胸襟,有着深邃的灵魂,有着无功利性的理想。从本文所述,编者猜想,作者乃西政学子,而编者也与西政有些缘分,更觉亲近。读罢,感受到一位法学学子对母校的那份深情,感觉到一位司法人员对本职工作的专注尽心,虽然作者身处基层,但作者应为一位称职的司法者。正如作者引用的:“生命其实够长久,只要我们知道如何利用它”。不过,人到中年的编者以为,尽管父母赐予我们的生命一般有数十年,但是,生命还是太过仓促,所以,我们要善于利用它,尽可能帮助他人,这才无愧于生命存在的那些日子。

上一篇:阅读,从爱一棵树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