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妞的一生

◎ 燕刀三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肖 华 发布时间:2017-12-01 11:34

大年三十晚,亲戚从乡下捎来信儿,一开头便说哑妞死了。我心里一紧,哑妞清丽绝俗的面庞,便活脱脱涌进脑海。才三十多几的青春妙龄,怎么就会死呢?前不久她还托人写信来,求我查问她男人的下落。接着看,方知是被她那头相依为命的老水牛抵死的。当乡亲们赶到出事现场,只见满地血淋淋的,一截肠子从腹腔里拖出来,搭在她张开的嘴上。

看完信后,我真想哭。牛终究还是畜生,即使相依如命又奈何?哑妞在死的时候,她也许想叫喊,也许想怒斥,可是竟只能从喉头挤出“咕咕”的声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多么的不公平。

哑妞自幼打哪儿来,谁也不知晓。只听说她曾是个弃婴,是村里孤寡老人胡暗公从外乡抱回来的。也有传言说她父母是来自城里的知青,后来为了返回城去,便托给胡暗公照管。在哑妞十二岁时,胡暗公病死了,这身世之谜,就再也没谁解开过。

胡暗公死后,队上也曾聚些钱粮给哑妞度日,在那个年头,实在很不容易。渐渐地哑妞长大了,人们惊奇地发现她越长越美,尤其是那两汪眼睛,就像刚刚从泉水中捞出来似的,于是村里头爱说笑的男人,都戏谑地称她叫“水妞”。哑妞对此似乎并不感兴趣,她唯一的兴趣是那些牛。牛也真怪,只要哑妞把鞭梢指向哪个方向,便乖乖地朝哪个方向走。

队上知道她有这么一手绝活,就派她去牛棚管牛。管牛的另外还有个年轻人,也是孤儿,因为黑,大家都管叫他“黑串”。黑串墩墩实实的,蛮有些力气。打哑妞来后,他便魂不守舍似的,成天拿眼睛往人家身上瞅。这时候哑妞已经十七八岁了,黑串的心思,她心里澄亮。

村里的光棍汉有羡慕哑妞姿色的,便常常嬉皮笑脸围着她转悠,也有明媒正娶来提婚的,可哑妞连正眼儿也不瞧他们一眼。后来,人们才发现,她已经跟黑串好上了,吃住都在一起。

自从土地下放后,哑妞和黑串分得五分地,一头牛犊。就靠这点家产,他们起早摸黑,日子还过得将将就就。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年秋的一个下午,黑串赶牛到离村三、四里的野狼岭喂草,不知咋的,一去便两天两晚没回,盼得哑妞泪流满面。第四天黄昏,牛犊哞哞叫着回来了,却没了黑串的身影。哑妞心急火燎找到村长,吱唔了半天,村长这才明白她的来意,于是邀集一帮村民,打着火把,上野狼岭找人。

黑串终于被找回来了,但是一张古朴凝厚的脸,却被狼给撕毁得不成样子,看上去实在怪异骇人。哑妞哭得死去活来,泪都快流干了。那时候我到她家去探望黑串,在潮湿昏暗的屋子角落,正看见哑妞端着汤药,泪珠一颗儿一颗儿地往碗里滚。她仍是那么秀丽,脸色苍白憔悴,愈显出一种凄婉的美。这种美跟躺在床板上那张破碎的脸比起来,美得让人心惊。

黑串渐渐康复了,可他却再也怕见人,也不下地干活,从早到晚,双手捂着脸坐在门槛上发愣。哑妞不得不撑起生活的重担。不久后,又是一个下午,哑妞牵牛到水塘去洗澡,回家稍有些晚,当她远远望见门口空无一人的时候,就预感到出事了。果然,她找遍屋里屋外,找遍方圆十里百里,找了十年八年,都没找到黑串的踪迹。

有人说他死了。后来我离开乡村,好像跟哑妞一下子拉开了一个世纪的距离,此后的情形也就无从知晓。再后来,偶然听到进城打工的村人说,曾经看见他在潮州一处矿山替人开矿。

我倒希望他真的死了。不然,有一天他欢欢喜喜攥着打工的钱回到家里,得知哑妞悲惨的结局,那便会怎样呢?也许他突然疯了,坐在地上笑;也许他会像我一样倒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无声无息地做着这样一个噩梦:哑妞的脸在斑斑血迹下涌动,模模糊糊的,忽隐忽现,好像在冤嚎,又好像在请求超度。

我真想哭。

(作者系文学编辑)

上一篇:理发
下一篇:雪天的温度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