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书法人生

◎ 谭小华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小凤 发布时间:2018-01-12 09:08

大雪小雪又一年,大街小街又一天。不知不觉又临近春节,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怀念我的父亲,总是想起父亲手拿砚台、红纸,手握大狼毫的模样。

父亲自幼酷爱书法艺术,从小倾心抒写,先从碑帖入手,继而练习草、隶、篆书。他习惯找来一块方形玻璃板,用毛笔蘸水在上面书写,这样不仅方便,而且可省一大笔开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的书法技艺有长足的进步,中学时代,父亲的书法在当地就小有名气了。

解放那年,父亲参加了工作。最初在县人民法院做事,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办事公道,是全院公认的“一支笔”。在那些漫长而繁忙的日子,他很苦、很累、也很疲惫,经常熬夜加班,一写就是好几个晚上。

“文革”时期,父亲告别政法生涯,从县法院来到渝东南一座鹰也飞不过的大山里教书育人,任中心小学校长,他除了负责全校的日常管理工作外,还要担负教务处的课程安排,同时兼任美术、音乐课,教学任务十分繁重。有一年冬天,一场鹅毛大雪洁白了所有的道路、土地和村庄,父亲忍着饥饿和雪冻,奉命在楠木至黄水的大山公路沿线写石碑,尽管手冻僵了、脚冻肿了、双膝跪出血了,但他依然一丝不苟、忠心不改,坚定不移地把毛主席语录一条一条的写在笨重的大石碑上。

许多年以后,当我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回到阔别多年的大山里的那所小学,看到父亲当年用心写在教学楼上“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巨幅标语时,那如烟飘逝的往事挽着无语的泪痕,滴落我一点一点地痛,父亲握着大狼毫挥舞的情形,又历历浮现在我的眼前……

父亲退休后,为提高艺术修养,陶冶情操,他加入了县书法协会,继续追求书法家的梦想,依依难舍那浓浓的书法情结。他的隶书古朴而有新意;篆书栩栩生辉而不呆板,其行草更是飘逸潇洒,恣肆奇险,犹在纤细枯涩笔画之处,显出一发千钧之感,给人力的美意。他多次参加县书法协会举办的各种书画展,数次获全国书法大赛奖。

每到春节来临之前,父亲总是在为他的“文房四宝”做准备,为他写春联、卖春联而忙前忙后。他的春联不仅字写得漂亮,而且卖价也很便宜,一般是小门一块钱一副,大门三块钱一副,所以很受老百姓欢迎。那个时候我们家里经济条件十分拮据,我刚结婚后妻子就下了岗,女儿每年上学的学费就成问题,鉴于这种情况,父亲叫我们自己去卖春联,卖了就归自己得。就这样,女儿几年的书学费基本就靠父亲写的春联卖后攒下的。

后来,我妻子在县里的一次“公招”事业干部考试中,从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考进了事业单位,之后通过考试又成为一名乡镇公务员。女儿从重庆警察学院毕业后,也如愿成为司法部门的一名司法助理员,我们家庭的经济环境实现根本好转。

然而,遗憾的是在1999年6月下旬的一天,父亲刚为一位逝去的老人书写完挽联时突发急病,我们以生死速度把他送进县医院,虽然父亲与病魔搏斗了半个月,但最终还是无奈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永远地搁下了他挥舞一辈子的笔。

就在父亲去世前的那年春节,他写的春联特别好卖,事先准备好的全部卖完,有好多单位和个人排队候着他现场书写,父亲说:“今年好累,明年我要休息了。”我万万没想到,父亲第二年就真的永远“休息”了,他老人家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成了让我永生难忘的遗言!

1999年12月20日是让亿万中华儿女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日子,澳门将在这天回到祖国的怀抱,为参加县里举办的“澳门回归祖国”书画展,父亲情绪激昂、心潮起伏、一气呵成写好若大一个“归”字准备参展,但父亲未能等到这天。这幅作品也成了他老人家唯一的遗作让我保存到今天,让我细细体味他那殷殷爱国之心,缕缕恋国之情。

怀念父亲一生坎坷的经历,更怀念父亲钟爱书法艺术的书法人生。

(作者供职于石柱县国土房管局,作品散见《人民日报》《半月谈》等报刊)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