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六十

◎ 李立峰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小凤 发布时间:2018-03-09 10:15

六十,一个甲子,所谓花甲之年。无论从古至今,六十大寿,皆可喜可贺。

母亲的六十岁,是在异乡过的,在一个微雨的初春,花已开,天未热,平淡如常。

我收拾之后,准备上班。此时,天色未明。见母亲已经起床,脱口而出的是“您起来了?”心中酝酿已久的“生日快乐”终是没有说出口。几分自责,几分遗憾。

就在母亲梳洗的时候,六姨来了电话,她是母亲七兄妹中最小的一个。电话是我接的,照例问了一些近况,然后她说今日是姐姐生日,无论如何要电话祝福一下。本来是相约众姊妹一聚的,如今她来了千里之外的重庆,酝酿已久的聚会就成了泡影。

母亲接过电话,没有寒暄,只有简单重复甚至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谢。“谢谢你们还记得我的生日。我们,是最亲的姊妹。”

血浓于水,骨肉相连。人生到最后,谁是最亲的人,才一目了然。

他可能会有意淡忘自己的生日,但他一定会记得你的生日。即便经常见面,也会在那一天,送上非常正式的来电。

母亲告诉我,昨晚舅舅已经来过电话,询问来渝之后是否习惯。姐弟情深,溢于言表。关心之余,舅舅也在打探,儿子是否知道她的生日。

原来,人生就是一个考场。生活是出卷人,我们每一个,都是答卷人。

母亲的生日,自是难忘的。虽然极少说出“生日快乐”。但内心里,怎么会忘?妻子已经早早的订好蛋糕。母亲抱怨似的说太贵了,花钱干什么。

生活需要一种仪式感。也因这种仪式感,让寻常日子注入了别样的记忆。温暖在手,记忆在心。

与同事聊天,说起妇女节邀请专家授课的细节。专家强调,夫妻间,有爱要大声说出来。犹记得,一句“我爱你”,憋出了今年的一个春晚节目,只是主角并不是正处妙龄的少男少女,而是满头白发的老夫老妻。

同事说,中国人是内敛的、含蓄的,不经常把爱说出口,都藏在内心里。不信你回家试试,给老公说一句“我爱你”,他一定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你,然后反问“你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适合说爱的场合,可能是家庭遭遇了重大变故或者对方得了重病,这个时候,才是爱说出口最顺理成章的时候。

爱,也是讲国情的。

其实,除了上文提到的老夫老妻敢于说爱,孩子才是最好的示范。

晚上,加班晚归,孩子已经睡下,听见我开门,就迅速起身,招呼我过去。见到我,一把把我抱住,说“爸爸,我等你很久了。快点去洗脸刷牙吧。不然赶不上睡眠列车了。”

孩子,是在用行动说“我爱你”,而成人之后,口头不说,连行动也省略了。

每次加班,不管多晚,我都会赶回去。因为,我知道,深夜,有人在等你,只为给你一个拥抱,或者迫不及待的分享一下当天在他看来最重要的事。深夜,那个等你回家的人,正是你不懈奋斗的动力。

小时候,等我们回家的,是父母。大了,当我们也成为父母,等我们回家的,是你的爱人和孩子。

生命,就是这样的温婉延续,一如流水千年,一如山立洪荒。美好,不在明处,恰恰在不经意间。

生活如斯,夫复何求?

要看到,即便这样寻常的一天,也不是天经地义的。我们要经历多少苦厄、多少磨难,战胜多少疾病、多少考验,躲过多少意外、多少风险,才能拥有这平凡、安稳的一天?

在你的平淡之外,一定有人负重前行,一定有人默默爱你,一定有人在关心着你。虽然你很平淡,你很平凡,但你就是他们的天,他们的地,他们的全部,他们的世界。

母亲六十,很庆幸,给我一个反观的机会——我们拥有什么?我们有一个家,有一个爱你的人,有一个值得奋斗的事业,有一个可以自由驰骋的环境。我们该知足,该幸福,不是吗?

时下,也许并不高薪,不无压力,但我们始终热爱,并甘愿倾尽全力。

时下,也许并不富有,时有烦恼,但我们无论如何不该丧失,从平凡生活中品味生活真味的能力。

都市,送给了我们一副面无表情的脸。愿你温暖的内心,可以融化坚冰,帮我们卸下这幅面具,让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过日子,对每一个人和颜悦色,与每一天握手言和。

是的,余生的每一天,都是赚的。

我爱你,母亲!

(作者供职于市检察院)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