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行千里儿担忧

◎ 苏其善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小凤 发布时间:2018-03-09 10:17

父亲出门那天,天上灰蒙蒙的,要下雨的样子,沉闷得让人无法呼吸。还是早春,刺骨的寒风吹来,直往身体里钻,身上好像连衣服都没有穿,如坠冰窖。

60多岁的父亲,就在这样的恶劣天气出门了。他跟着家乡几个中年泥水匠到很远的广东打工。父亲没有手艺,只能下傻力。他一辈子都是劳碌命,就像一台干活的机器,只要还能干得动,从来都闲不住。让我怀疑,他的身体是钢铁做的。

如今,我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但孩子年幼,又要挣钱买房,生活也不富裕,帮不了父母多少。父亲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要背井离乡。父亲那弯腰驼背的背影让我鼻尖发酸,心怀愧疚。我强忍住眼泪,握住父亲苍老而粗糙皱裂的双手,用颤抖的声音对父亲说,您要好好保重自己,能做就做,不能做就早些回来,不要太劳累,伤了身子。

临出门,父亲眉宇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不舍的眼神,虽稍纵即逝,却还是被我捕捉到,更是让我悲从中来,哽咽无语。

父亲背着简单的行李,弓着腰一步一步走出村口。站在寒风凛冽的山垭口,我在他的包里悄悄塞进五百元,叮嘱他,路途遥远,一定要坐卧铺。父亲像个孩子一样,听话地点点头。

父亲迈着蹒跚的步子渐渐远去。我久久盯着父亲的背影,真想他回头看我一眼,可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他也没有回头。

晚上8点,我给父亲打电话,问他到哪里了。父亲说,刚刚上火车。我问:“坐的卧铺?”父亲说:“没有,硬座,卧铺票不好买。再说,我一个打工的,坐卧铺岂不让人笑话?我身子也没有那么金贵。”瞬间,我泪流。我知道,是父亲节约钱,并不是卧铺票不好买。两天一夜的火车硬座,一个年轻人都难以承受,何况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况且,还是这么寒冷的天气。

我很后悔,没有亲自把父亲送上火车。我知道,父亲每次外出打工,都是坐的硬座。夜里,我久久都睡不着,心里满是父亲苍老的面容。我心里忐忑不安,深深自责。直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眯了一会儿。

每次,父亲外出的前几天,我都要后悔,觉得自己不孝,对父母的爱不能只挂在嘴边,要用真情传递。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愧疚的心情又会慢慢消失。

煎熬的两天一夜终于过去,父亲给我打电话报平安。他还故意高声大笑几声,说广东的天气很热和,舒服得很。我对他说,找一个轻松一点的活儿,少挣一点钱不打紧。

以后的几天,我每隔两个小时就给父亲打次电话,问父亲找没找到活干。直到父亲找到一个在建筑工地打杂的活儿,心里才轻松一些。

我默默叮嘱自己,这次父亲回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再出去了,无论多难,都要好好孝敬他。我还在心里乞求上苍,一定要保障父亲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健康长寿……

(作者供职于铜梁区水口镇政府)

上一篇:母亲六十
下一篇:豆花里的怀乡病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