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里的怀乡病

◎ 刘云霞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小凤 发布时间:2018-03-09 10:18

说起豆花,对于重庆人而言再熟悉不过了,那是街头路边餐馆随处可见的一道常美食。但是,要吃一顿石磨豆花是很费功夫的。

小时候,豆花都是用石磨推的。推豆花的石磨是家家必备的家什,由两块尺寸相同的短圆柱形磨盘构成。一般架在石头搭成的台子上,两块磨盘的接触面上都錾有排列整齐的磨齿,之间有磨脐子相连。两扇磨的下扇不能动,上扇有一个磨眼,一侧的木制的耳朵上连着磨担。

推磨的时候,一人手执汤勺舀豆子放在磨眼里,另一人或者两人手执磨担前弓后仰,沿顺时针方向用力带动磨盘吱呀吱呀地转动,一圈又一圈。推磨的速度快,舀豆子也得快,被磨碎的白花花的豆浆,从两扇石磨间汩汩流出,流到外围的磨巢里,又从磨巢流到盆里。

吃豆花需要提前一天把黄豆放在盆里加清水泡上,为了让豆花看着白嫩,吃着绵实,还得往里边加一小把大米。次日洗大锅,烧大灶,磨豆浆,滤豆浆。滤豆浆的架势也大,十字形的滤架用绳子从房梁上悬下来,将纱布滤帕四角套在滤架上,然后一人掌好滤架,另一人往滤帕里添温水倒豆浆,豆浆汁在纱布中上下翻滚,浓浓的浆水就漏进滤帕下边的大盆里。将滤好的豆浆倒入大铁锅,用猛火烧开,这个过程中灶台上一定要有人不断用勺搅拌,避免豆浆粘锅或者溢出来。

接下来,就是点豆花了。舀上一大勺胆水沿着锅边绕一圈,豆浆就开始慢慢起花,凝固沉淀。最后只要用竹筲箕沿着锅边轻轻压,要吃老点的就压重一点,要吃嫩点就压轻一点,最后把压好的豆花划成几大块,舀在大碗里端上桌,红油辣椒、盐、生菜油、花椒油、花椒面、大头菜、香菜、香葱、鱼香菜、味精等作料早已调好装在碗碟里。

一家老少盯着豆花咽着口水,手轻轻一抬,一团软软绵绵的豆花就卧在筷子上了。夹出的豆花在碗碟里蜻蜓点水般一蘸,就送进嘴里,那美味简直无法形容。

过年推豆花,一家人图的是热热闹闹,其乐融融,与其说品尝的是美美的豆花,不如说品尝的是家中的一片温馨祥和。

正月初二,是出嫁的女儿携夫带仔回娘家拜年的日子。回娘家的姑娘女婿们,多半都是要住几天的,那几天里,很多人家都是要推豆花招待姑爷的。吃不完的豆花用纱布滤帕包起来,切成小块煮青菜,或煎成两面黄青蒜苗炒腊肉,都是难得的美味。等到姑娘回到婆家时,包裹里定会有一罐娘家人早在年前就做好另一道美味——臭豆腐。

那年在深圳过年,七八天时间里因吃不到一顿正宗的家乡饭食而引为憾事。一家乡人请客,端上桌一盆漾着黄油的白嫩嫩的豆腐,我感激流涕地拈一筷子进嘴里,倒是吃出一肚子气来,这哪是豆腐,豆腐里还塞有肉馅,太油腻了!不适合我们的口味。

有一朋友随做大学教授的夫君在卡塔尔生活,她说那边超市里能买到中国臭豆腐,但买不到家乡味道的。在异域他乡,每当念及家乡的豆花,总忍不住要掉下泪来。所以,每年回到家乡江津,就是她敞开肚囊大快朵颐的机会。除了活水豆花,酸菜鱼、红萝卜炒回锅肉、重庆酸辣粉通通不放过。

不知是谁说过,怀乡病是从胃开始的。过年了,归乡的游子们可以好好慰劳那怀乡的犯馋的胃了。

(作者供职于江津区四牌坊小学校)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