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看桃花

◎ 胥小蕊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小凤 发布时间:2018-04-20 09:42

我喜欢杏花,因为诗人常把杏花看做美人迟暮之花,它也犹如水洗的胭脂;我还喜欢兰花,它高雅脱俗、玲珑洁雅,世间美恶俱容纳;但是我更喜欢桃花。桃集神木仙果于一身;桃花更是象征少女,是爱情之花。我出生于桃花烂漫的三月,桃花是我生日的礼物,桃注定是我前世的恩人。

我有一个嗜好,把自己喜欢的花掐一枝半朵,夹在书页里当书签,翻开藏书,其中桃花最多了。这样可以多留住几分春色,让我在读书的时候感受桃的芬芳和高洁。

经历了漫漫严冬,脱去厚厚的棉衣,你是否和我一样,思念着桃花?那就和我一起去桃园。其实,心里早就盼望刮一阵东风,让素雅的桃花及早开放。转过掩映的松柏,眼前的景象让人眼前一亮——桃花真的开了!前几天还是瘦骨嶙峋的枝条,才有粉红色的花苞,一团团你挤我挨的,几天就全部绽开了,树枝变成一条条粉色的花环。凑近身子,你仔细地看那花朵,会发现每一朵都是由五片粉红色的花瓣组成,鹅黄花蕊点缀中间。桃园里到处都是忙碌的小精灵,蜜蜂嗡嗡地唱着歌劳动,蝴蝶上下跳着舞,嫩绿的桃叶细若黛眉,在花隙间若隐若现,恰当地衬托了桃花的妩媚和娇羞;灰褐色的枝干,在桃花的映衬下,显得风姿绰约,让人心灵顿生浪漫和感慨之情。微风吹来,树枝轻轻地摇动,远望,像一位身着粉红色衣服、活泼美丽的姑娘在漫舞;更远些观赏,漫山遍野,在金色晃眼的阳光雨中,弥漫着一片片粉红色的雾,一幅多么美丽的画卷!唐代齐已的《桃花》诗这样写的:“千株含露态,何处照人红。 风暖仙源里,春和水国中。流莺应见落,舞蝶未知空。拟欲求图画,枝枝带竹丛。”

没有桃花的绽放,柳绿就孤寂失意。闻一闻桃花,醉人的幽香马上会注入你的细胞,心胸熨帖,全身怡悦;将掌心贴在花瓣上,感受桃花的心跳,聆听这个季节最动人的韵律,激动的心情如诗!你想想,经历了炎炎夏日烘烤和暴风雨洗礼,凄婉瑟秋的磨砺和寒露的萧杀,只为等待三月的到来。试想想刘关张仰天举酒,桃园盟誓三结义!再想想宝黛共看《西厢记》,两个玉人一树桃影,构成了一幅安静的爱情画面。桃花也象征着忠义盟约和赤城相守!像海誓山盟的爱情,一生有一次透彻心扉的投入足矣!不由人泪眼朦胧,感谢桃花对春天遥寄的约定!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文人画师,想用诗句和彩笔描绘桃的神韵,可是谁又能描绘出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精髓?真想变为一株桃树,穿一身碧绿的旗袍,头上别着和怀里抱着全是粉红桃花,留住的地方花香悠久,引无数行人羡慕莫及的眼神……此刻的我成了童话里的桃花仙子!

沙沙的风雨声把我从梦中摇醒,思念着桃花,不禁心生几分伤感,再也没法入睡!“走,快去看桃花”!天刚放亮就冲出家门,踩着泥泞去桃园。临近,熟悉的幽香沁入心脾,枝头上依旧绽放着新开的桃花!经过昨夜漫天风雨的洗礼,绽放的桃花,花瓣落下,似翩翩的蝶,似飞舞的雪,美丽缠绵。你是否感到,还没有欣赏够她的丰姿卓越,桃花很快就会枯萎,这份美多么短暂!唐代诗人李贺一句:“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将美好的幻灭写得凄美之至。人们企盼红颜永驻,而生命遽然而逝的现实,击碎了美好的愿望,桃花便成了红颜薄命的忧伤和隐喻!黛玉怜花,她葬的是桃花:“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休。原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绵襄收艳骨。一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桃花的纯朴、灵秀,需要洁身而来,洁身而去!

无论岁月更迭、世道变幻、风情动荡,桃花依旧如约来到三月。内敛、朴实、活泼、从不炫耀,无论是梦里梦外,桃花娇媚的容颜,总是陶醉着我的心,羁绊着我的情。

(作者作品散见《甘肃经济日报》《豫北文学》等报刊)

上一篇:大西北行记
下一篇:苗阿妹
相关文章
    党校的黄葛树 党校的黄葛树
    摄影 朱智 夏季轮训,再次走进了市委党校,被里面的黄葛树们深深吸引。 十字路口中央用石台围起的那棵参天黄葛树,独领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用文学的力量推动法治进步。5月21日,重庆法制报《了然》副刊创刊两周年“心动了然·情系法治”活动在重庆嘉瑞酒店举行
    秋
    驼 铃 驼 铃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梁启超先生曰: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牵挂 牵挂
    (一) 牵挂,不仅仅是一种情愫,更是一种操行,一种品质。对此,重庆璧山区公安局反信息诈骗中心主任伍悦,有自己的诠释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