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忘怀的岁月

◎ 童凤立 潘 宇 韦 围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肖华 发布时间:2018-07-30 16:40

  迎接曙光

  在战火纷飞的岁月,我只晓得从早到晚,不知道年月,天冷了就是冬天,天热了就是夏天。寒来暑往,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昔日友军如今变成对手。抗战后,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武装成了蒋介石的眼中钉、肉中刺,全面内战的阴霾笼罩着中国。

  在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洗澡换衣也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长年军事生涯,将士们转战各地,一件军装从夏穿到冬,再从冬穿回夏,冷了就在外面再裹一层。常年不能换洗,大部分战士都患上了疥疮。从现代医学来说,这就是一种皮肤病,最大特点就是痒,痒得战士们都睡不着觉,严重影响到了第二天的行军。在营长眼里,疥疮俨然成为了头号敌人,必须消灭!而治疗疥疮的任务理所当然落在了我身上,这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几番打听,我从当地一名郎中那里觅得一个土方,用硫磺膏擦伤口。晚上,我在屋子里搞些柴,烧个火堆,再用锅把猪油和硫磺熬成硫磺膏。战士们进到屋内,脱去衣服,露出一个个布满疥疮的瘦弱躯干。我用竹片刮去疮上的脓血,脓血从伤口渗出,顺着肌肤往下流。我用毛巾拭去脓血,再往上敷硫磺膏。这时,战士们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疼得“哇哇”直叫。孟营长,一位久经沙场从未掉过眼泪的老兵,看到这一幕,不禁潸然泪下。

  第二天,我们路过一条小溪,营长让部队停下休整。战士们纷纷脱下衣服跳进小溪,清凉的溪水浸润着每一寸肌肤,洗去连日来长途行军的倦意。大家欢快地嬉戏,享受着大战前最后的一丝安宁……

  1947年,内战全面爆发,我部所在的山东是国共两党军队争夺的重点。3月,国民党集结24个整编师、60个旅共计45万人,向我山东解放区发动进攻。其中就有号称国名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结果74师轻敌冒进脱离了大部队,野战军首长决定围歼其于孟良崮。

  当时我们部队的番号是鲁南野战第四师,任务是阻敌26师增援,为大部队围歼74师赢得时间。阻击阵地在沂县境内一个叫铁山的地方。得到南京方面的死命令,敌人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阵地,再冲向孟良崮驰援74师。我部得到的同样是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阵地。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就此展开。

  敌26师虽然是杂牌军,可同样配备了美式装备,实力不容小觑。特别是他们的第一快速中队,装备有美式榴弹炮,口径125毫米,比小鬼子7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可厉害得多。战斗刚打响,敌人就先给我们来了场炮击,无数炮弹暴雨般向我们的阵地打来。轰鸣炮声中,铁山这座小山丘,似乎都要被炸平了撕碎了。一切淹没在烈火中。

  炮火声渐息,敌人步兵开始抢占阵地,如潮水般的敌人向坡上涌来。此时,沉寂的山丘上,又重新响起枪炮声,这次扣动扳机的是我人民解放军。子弹从枪膛极速地射出,山头上无数的火花在跳动,山腰上成片的敌人倒下。敌人进攻受挫,新一轮榴弹炮又射向我方阵地……战斗一直在炮声和冲锋中持续。

  敌人猛烈炮击,我方伤亡惨重。伤亡越重,卫生员责任也就越重。按照师部命令,卫生处要组建一个救援突击队去阵地上抢救伤员。于是,处长就把处里的党员集合在一起,组成党员突击队奔赴战场。

  炮声间隙,我们随着预备队一起进入阵地。炮火下的阵地已是人间炼狱,战友们被炸得血肉模糊,炮弹炸起的尘土恰好掩埋了他们的遗体,战壕成了他们的坟墓。三连伤亡最惨重,连长以下没一个活下来,机枪手被炸掉半个身子,临死双手还紧握着机枪。我们抓紧一切时间抢救伤员,简单包扎后用担架抬出战场。预备队接上去死守阵地。

  战斗持续了好几天。在敌人的炮火和冲锋下,我军阵地岿然不动,一座小小山丘成了敌人不可逾越之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方传来好消息,敌74师已被我军全歼于孟良崮!我野战军第八师携胜利之威回援我部,内外夹击,敌26师仓皇逃遁。

  时间转到下半年,形势更为紧张。为了掩护刘邓大军过黄河攻打外线,我部开始战略转移,从山东经河南,一直转战到安徽。部队离开根据地,粮食成了最大的问题。打土豪是我军筹粮的主要办法。可是,日益壮大的部队,光靠打土豪不能解决粮食短缺问题。这时,我们想起了毛主席和党中央教给我们的“法宝”——依靠群众。

  人民的队伍人民爱,这绝不是一句空话。那时,我们手里有种“硬通货”——白条。部队给群众扯张条子,上面写上我们部队番号,首长签上名,讲清楚,等解放后大家可以拿着这个条子找当地政府,当地政府会还给钱和粮食。

  安徽地处南北要冲之地,自古兵家必争。近代以来,新旧军阀混战、日寇侵略,连年战争,群众哪里还有什么余粮。可老百姓就是这么拥护人民军队,面对“白条子”,他们依然愿意把不多的存粮借给解放军。我记忆最深的,有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她一下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存粮送到我们连队,连“白条”都不要。老太太拉着孟连长的手说:“1930年,老蒋和阎老西儿打仗,我俩儿子都被炮弹给炸死了,现在就剩我一个孤老太婆,也吃不了多少。粮食你们都拿着,给我好好的收拾这帮狗日的土匪!”

  除了粮食,过冬的衣物也是很大的问题。隆冬将至,我就只穿着两件单衣、一条薄裤子,很多战友还不如我。没有棉衣,北方的寒冬可比敌人更凶险。不过很快,我们收到前方侦察部队的一个好消息。一辆满载国民党军需被服的火车,正从南京出发运往山东战场,要途经我们的游击区。战机稍纵即逝,部队首长立刻决定打伏击,截下这批物资。作战计划十分周密,部队成三角之势展开,一个主力团在距离蚌阜十几里地阻击,北边在徐县放一支部队,在铁路边和国民党作正面对抗,我们机关部队埋伏在后,劫夺物资。

  傍晚时分,我随连队进入伏击阵地,茂密的草丛成为我们隐身的好场所。秋去冬来,蝉蛙都已息声,漆黑的夜一片死寂,只有自己的心跳和战友的呼吸还在提醒我,时间没有停滞。忽然,远方传来火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渐渐地变得清晰,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声音。火车越来越近,轰鸣声也越来越响,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虽然已是一名老兵了,大小战斗经历了好多次,但此刻依然无法平息内心的紧张,一颗颗跳动的心在期待着战机。火车的轰鸣搅动着宁静的夜,忽然,“轰”地一声巨响,空气中弥漫起火药的味道,爆破声中断了火车的轰鸣。爆炸声为令,此时,大家再也按捺不住,伴随着震天的喊杀声,我军战士从四周蜂拥而出,朝着火车杀过去。由于正面敌军已被我主力团牵制,列车周围只剩几个守卫。面对来势凶猛的人民解放军,守卫弃车而逃,我们兵不血刃就拿下了火车。

  打开车厢,眼前尽是棉服、棉裤、棉被,我们一片欢腾。“赶紧搬!快!”首长下令,“敌人马上就要回来了!”一个个五大三粗肩挑背扛,抓紧一切时间转移物资。我想,这下可算是有过冬物资了。

  时间进入1948年,大决战战场上我军频频得手,一次次粉碎敌人进攻,部队也一天天壮大。从抗战后期开始,我们部队进行了多次整编,番号也变了好几次,此时我们叫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第七师。我在师部卫生处卫生排当排长。随着部队人数增加,特别是补入大批国民党军投诚过来的士兵,发生了一些新情况。中央下令开展“三查三整”整军运动,就是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和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三查三整”中,我们团一名侦察员因为强奸女俘虏被军法从事,一名士兵因为偷盗财务被赶出部队……整军运动整顿了军纪,提升了战斗力,为即将到来的大决战做好了准备。

  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我军先后发起三大战役,歼灭国民党军主力150余万人,全国解放大局已定。随后,渡江战役、挺进大西南,从那时起,我随部队南下,到成都平原追击残敌,剿灭土匪。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那一天,部队在湖南永兴。我们开了欢庆新中国诞生的大会,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五星红旗,一面战友们用鲜血染红的旗帜。

  (完)

上一篇:空缺的一等奖
下一篇:桃花源里的兵
相关文章
    党校的黄葛树 党校的黄葛树
    摄影 朱智 夏季轮训,再次走进了市委党校,被里面的黄葛树们深深吸引。 十字路口中央用石台围起的那棵参天黄葛树,独领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用文学的力量推动法治进步。5月21日,重庆法制报《了然》副刊创刊两周年“心动了然·情系法治”活动在重庆嘉瑞酒店举行
    秋
    驼 铃 驼 铃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梁启超先生曰: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牵挂 牵挂
    (一) 牵挂,不仅仅是一种情愫,更是一种操行,一种品质。对此,重庆璧山区公安局反信息诈骗中心主任伍悦,有自己的诠释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