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百里柚花香

文/王鸣隆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肖华 发布时间:2018-08-24 15:39

    来梁平工作,已经七个年头了。

    每次有人问起梁平的特色,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初来梁平时,招待所墙上的那首诗来:四面青山下,蜀东鱼米乡;千家竹叶翠,百里柚花香。

    对于我这个并非梁平土生土长的“外乡人”来说,这就是梁平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一幅充满美好诗意的画卷,绵延在两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让人心生喜悦和遐想。

    仲春时节,一位来自北京的诗人朋友,因吃过我寄给他的梁平柚,点名要去看看梁平的柚花。我笑着问他:你觉得柚子好吃,柚花也一定好看吗?他神秘地对我笑笑,说:“我去听听花语、看看花香!”

    天下着雨,和朋友走在有些泥泞的路上,我暗自思忖:就算你是个富有浪漫情怀的诗人,但真的能够听见花语,看到花香?

    到了柚园,朋友不顾正窸窣飘落的细雨,孩子般地扑入了柚林,贪婪地吸吮着浓郁的花香。雨水,顺着翠绿的柚子树叶滴落在他的脸上。他浑然不觉,依然仰着头、眯着眼,像婴儿寻求母乳一样,在每一株盛开的柚树下,与每一簇、每一朵柚花深情地对望。

    朋友的举动感染了我,我也循着他的模样在雨雾迷蒙的柚园里穿来走去,煞有架势地抚叶嗅花。

    奇怪,这些平日里习以为常的柚树,竟也在雨水的浸润中有灵气似的,发出翠玉般的光来。

    那再普通不过的柚花,此刻也千姿百态。白的瓣,黄的蕊,绿的芯,有的花蕾凸伸,含苞待放;有的盛开如盏,亭亭玉立;还有的,花开半曲,像含羞的少女,楚楚动人。偶尔,还有蜜蜂在花面上拖着湿漉沉重的花粉,飞来飞去。

    融身在万亩柚园中,恍惚自己也于瞬间化为了一抹绿色。

    这时,朋友问我:“你听见什么了吗?”

    我微闭着双眼说:“我听见了柚花们的窃窃私语。”

    朋友又问我:“你看见什么了吗?”

    我睁开眼告诉他,我看见了累累硕果,还有柚农们丰收的喜悦!

    朋友对我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告诉我,临来的时候,他特意查了资料,柚子树一般三到五年才开花结果,实生树甚至需要八到十年;柚子花要经过异株授粉结果率才高,果实才甜。每年春秋两季要开环沟施农家肥,生长期和开花期,还得根据需要按比例调理养分。

    最后,朋友感叹地说:梁平的柚子这么好吃,和柚农们精心的管护是分不开的。听了朋友的话,我这个身处柚乡的梁平人禁不住有些惭愧。

    是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没有梁山柚农们的辛勤付出,哪有这享誉全国的梁平柚呢?

    伫立在万亩柚园,脑海里,那首诗再次清晰地浮现出来,只是更多了些声音和画面。

    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了花语,看到了花香……

    (作者系重庆市梁平区检察院检察长、中国检察官文联文学协会理事)

相关文章
    党校的黄葛树 党校的黄葛树
    摄影 朱智 夏季轮训,再次走进了市委党校,被里面的黄葛树们深深吸引。 十字路口中央用石台围起的那棵参天黄葛树,独领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用文学的力量推动法治进步。5月21日,重庆法制报《了然》副刊创刊两周年“心动了然·情系法治”活动在重庆嘉瑞酒店举行
    秋
    驼 铃 驼 铃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梁启超先生曰: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牵挂 牵挂
    (一) 牵挂,不仅仅是一种情愫,更是一种操行,一种品质。对此,重庆璧山区公安局反信息诈骗中心主任伍悦,有自己的诠释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