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依然

○ 王涵琪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重庆法制报 发布时间:2016-05-30 15:59


  窗外透进的丝丝风,带着微闷与清凉。云渐渐溶解于天空,落日的余晖即将熄灭。橙黄色的微光透过茂密树叶间的缝隙,零零星星地投影在庭院间。庭院的一角,时隐时现。

  这是一个阒然的夜晚。我在书桌前做作业,母亲则在窗台一旁捧着书静静地翻阅。

  窗外知了的鸣叫时有时无地隐匿在一片夜色之中。隐隐约约听见几声儿歌掠过耳畔,声音来自远处,淡极了,混合着一两声更加遥远的蝉鸣,生动而遥远,丝丝入扣,无由来地在夜空下飘荡。这歌声是母亲对怀里尚还幼小的孩子徐徐不止的诉说,诉说的是千丝万缕的爱,牵肠挂肚的心。浅浅的吟唱余音绕梁,似散未散,孩子便在这柔情似水的歌声中笑了起来。孩子的笑声总是无忧无虑却带有几分灵气,有着不沾尘世半点尘埃的纯净;可以让人邂逅一段青翠的记忆,初见时花枝摇曳的惊动,心怀一份美好的情怀。

  “他们真幸福啊!”一旁的母亲突然说道。我心中愣了愣,哑然未语。此时无声胜有声。微妙的气氛在我与母亲之间蔓延,仿佛追溯往事是一件极其严肃的话题,都不肯轻易触及。此时此刻,我的思路就像田堤上被破开的灌溉口,涓涓细流,连绵不息。回忆总是落寂而内敛,怀着一颗对掠过往事缅怀的心。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夜晚:听着母亲轻柔的歌谣而发自内心的欢乐。但那个夜晚与这个夜晚,犹如两座高耸的山峦,遥遥对望,相隔着一段深不可测的时间的罅隙,其间千山万水冥冥茫茫。流水线被缓缓拉过,一晃就是十余年。

  生活总是太静了,不会因为投下的一粒石子泛起圈圈涟漪。时间总将有些日子辗转到记忆最底层,衍生的那些故事又被时光埋没,似乎已经彻底抹去,浩然无存。但生活依稀还有旧时的痕迹,冥冥之中记忆也会有记忆。

  回眸再望望母亲,时光变迁,聚散不定,那道熟悉的身影依然陪伴在我身边,朝朝暮暮。犹如做了一场梦,停顿了很久,醒来你依旧在我身边。

  (作者系重庆一中学生)

上一篇:60后的“好吃狗”
下一篇:老 家
24小时推荐图文章
    农家的秋天 农家的秋天
    摄影 王小波 配诗 咕咚 在渝东南以南,一户农家 十月的时光 在一地的璀璨中 无声地流淌 男人和女人,蹲在屋后 静静地 拣
    雅丹地貌感怀 雅丹地貌感怀
    雅丹地貌感怀 作者:严 峰 我,站在这里 躯干斑驳 我,立在这里 这一立就是二十万年 仿佛时光已然静止 沙砾在我脚下 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