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警察梦

○ 冯建平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重庆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7-03-13 11:47

老家的门口曾有一颗很大的松树,它的年龄跟我一般大,孩子们都习惯叫它“老幺”。小时候,父亲总爱指着“老幺”严厉地教育我们要像“老幺”一样正直、挺拔,未来长成参天大树。邻居们常说,“老幺”是我出生的时候,父亲特意从山上找回的一棵根正苗红的小树苗,移植到我家门口的。

父亲年轻时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当警察。后来父亲考过几次兵,都因为肺不好而未能入伍,那时候的农村人,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当上警察,只认为当兵退伍后可以进公安局工作。于是他坚持考兵,一考就是十年,直到父亲27岁同母亲结婚后,父亲才把警察梦偷偷地掩藏在了心里,而我们子女几个,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他的“梦”。

父亲从小生活在农村,小学未能毕业,文化不高,但他思想觉悟极高。年轻时当过生产队队长,在最艰难的日子里,硬是没让一个人饿死。父亲对子女要求极高,小时候总要求我们“经世济国、建功立业”。也是在1991年我出生的时候,父亲那颗警察梦的种子又发芽了,于是,他便在我出生那天,种下了“老幺”,希望我像“老幺”一样挺直腰杆,正直做人。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总爱惹父母生气,可父亲从来不提倡“棍棒教育”,唯一一次打我是在我5岁的时候。听母亲说,当时父亲是恨铁不成钢,一耳光打得我当场流鼻血。从此以后,父亲便再也没有打过我,甚至都很少吵我,只是在对我失望的时候,父亲总会端一把木椅、一杯酒,一个人靠着“老幺”喝闷酒,或者跟“老幺”说说话。“老幺”就这样成了父亲的儿子,父亲的依靠。

2007年秋天,老家的公路改道从我家门前过,“老幺”就自然而然成了公路的牺牲品,“老幺”被砍下的时候,父亲一个人躲在屋里偷偷流泪。后来我问父亲,为何不阻拦改道,父亲告诉我,凡事当以大局为重,改道是为了方便左邻右舍,方便大家。在那个时候,我也流泪了,因为“老幺”,也因为父亲。也就在那一刻,我忽然间长大了。

2010年,我高中毕业,因为身高问题,未能如父亲愿而进入警校。父亲虽然有些失落,但他告诉我,如今时代变了,选择的路多了,你也不一定要当警察,就跟着时代潮流走吧!那时候,父亲一下子老了许多,“老幺”也就从此埋在了他心。

2014年,我大学毕业,拿到了一家上市公司年薪20万元的邀请,我把媒体上的报道拿给父亲看,可是,他没有说一句话。我知道父亲的心伤,他的警察梦也随着“老幺”的离开而支离破碎。

2014年下半年,我偶然看到了政法干警招录不限身高了。于是,我放弃了上市公司的邀请,静下心来全身心备考。后来,我将拟录用通知拿到父亲面前,他竟小孩般“嘤嘤”哭了起来。那晚,我和父亲在院坝里喝了一夜的酒。父亲告诉我,要像“老幺”一样正直、挺拔,做一个人民爱戴的好警察。

如今,“老幺”走了,父亲老了,警察梦已不再只是父亲的梦,也是我的梦。我一直铭记父亲的教诲,做一名忠诚、正直、勇敢的好警察,做一名人民爱戴的好警察。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巫山县公安局)

上一篇:道德与法律
下一篇:北非爱情故事
24小时推荐图文章
    诗意綦江 诗意綦江
    ▲ 王乾立 (系綦江区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协会员。)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 陈嗣平(原供职于万州区公安局)
    国法如山 国法如山
    ▲ 郑浩 (供职于市戒毒管理局,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市青年作家。)
    历史不容遗忘 历史不容遗忘
    ▲何国胜(系市美协会员、市书画社副社长、重庆文史书画研究会员、中国山水画艺术网艺委会委员,其作品多件被各级美术
    光明之路 光明之路
    胡光银 摄于重庆市横山镇(作者供职于綦江区城乡建委)
    农家的秋天 农家的秋天
    摄影 王小波 配诗 咕咚 在渝东南以南,一户农家 十月的时光 在一地的璀璨中 无声地流淌 男人和女人,蹲在屋后 静静地 拣
    雅丹地貌感怀 雅丹地貌感怀
    雅丹地貌感怀 作者:严 峰 我,站在这里 躯干斑驳 我,立在这里 这一立就是二十万年 仿佛时光已然静止 沙砾在我脚下 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