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柴山,反思己过之源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8-13 编辑:谢琳 阅读:

  十八岁,我到柴山村小教书。那时意气风华,其实球经不懂,腹中草莽。我接手四年级,有个学生叫李大满,瘦小,大眼,阔嘴,爱笑。后来得知,他家是我母亲的亲戚,可母亲一直没和我提起。

  我那时是孩子王,玩性大,课余爱打乒乓球,喜欢和学生疯跑野玩。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大哥哥,没有老师的架子,自然愿意接近我,有什么心里话,也愿意和我倾诉。但这样一来,我在学生中似乎失去威信,周围群众议论我说,这人哪有老师的样子呢?当我面则说,这些野娃娃,你不拿出一点威风来,他们是不怕你的。我说,师生之间是平等的,为啥要让他们怕我呢?望子成龙的家长说,你没一点威信,这些猴崽崽就不会听你的,怎么读得好书呢?

  仔细一想,他们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既然群众给我提了意见,我就应该认真对待。于是,我便和其他老师一样板起面孔,果然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上课我一板面孔,学生立即正襟危坐,鸦雀无声。我就如此这般训话,再三强调纪律,强调学习的重要性,强调家长们的殷切期望。课余,我仍板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他们就离我远远的,不明白一向活泼的老师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但板起面孔并不好玩,加之我生性活跃,没多久又和学生混成一团。这么一反复,学生就糊涂了,不晓得哪个才是老师的真面目。时间一长,他们就忘了老师还有一副面孔,又和我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毕竟那样更快乐,更有趣,更能释放天性。

  也许是这样相处久了,学生并不怕我,突出表现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上课秩序混乱,下课扯皮打架,作业想做就做,不想做就敷衍我。有次检查作业,一个学生竟理直气壮顶撞我说:“又不只我一个人没做!”这还了得,公然和我叫板,我这个老师威信何在?我气冲斗牛,吼道:“还有谁?”他说,李大满也没做!我心想,他知道李大满和我是亲戚,故意将我的军吧。但我并没多想,就喊李大满站起来,一问,果然没做。再一细问,居然是李大满唆使他别做的。李大满的逻辑是,一个人不做,会受到老师处罚,不做的多了,老师就会不了了之。我气贯头顶,顺手操起教棍,走近李大满,照着他顶门心就是一棍,打得他立即用双手抱住了头。我预感到不妙,气力,气力,有气就有力,这一棍不该打呀。我当即自责开了。作为老师,怎么能如此狠心呢?更让我愧疚的是,我看见一条血线奔流而下。当然,还有害怕,如果家长找我理论,我怎么办?我甚至作好了打算:给家长认错,给学生道歉,甚至当着全班检讨。

  谢天谢地,第二天,李大满仍然上学来了,头上的血迹也消失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看见我,还规规矩矩打招呼。我心情平静了一些,也柔软了一些,试探着问,你没事吧?他说,没事。我说,还疼吗?他说,不疼了。我还想安慰他两句,说的却是,以后学习要刻苦,按时完成作业。连我自己都觉得虚伪,我索性说,你爸妈说啥了?他说,爸妈说,请老师该骂就骂,该打就打,只别打头。

  我顿时无地自容。倘若不看在亲戚份儿上,家长闹上门来,我咋收场?倘若失脚失手将他打出个好歹来,我咋收场?其实,李大满固然有一点过错,但也能看出他的聪明过人,如果引导得当,教育得法,完全可以让他变得勤奋好学起来。可惜我枉为人师,不能正确对待学生的调皮捣蛋。

  此后的漫长岁月,每当想起他,我心里总是内疚得很。

  柴山,我人生起步的第一站,注定会成为我反思己过的源头。

  ◎ 周圣元(作者系重庆市奉节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