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县法院:农村留守儿童犯罪案激增需引起重

文章来源:彭水县 责任编辑:重庆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6-10-20 00:18

2016年1-8月,彭水法院共受理农村留守儿童犯罪案件16件23人,同比去年同期的3件3人,案件数增长4倍,犯罪人数增长近7倍,呈急速翻倍增长趋势。主要表现为以下特点:

一是犯罪主体呈现“双低”特性。农村留守儿童犯罪逐渐趋于低龄化和低学历化,犯罪年龄由16岁以上逐渐降低到14岁至16岁,文化程度从初中及以上逐渐降低至初中及以下。2015年,该类案件被告人犯罪年龄均在16岁以上,文化程度亦在初中文化以上。而今年受理的该类案件中,14岁至16岁的占比达34.78%,小学文化占比达26.09%。

二是犯罪类型呈现多元性。传统的农村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大多因金钱诱惑、争强好胜、朋友义气和年少冲动引发,犯罪主要集中于暴力型、侵财型犯罪,如盗窃、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近年来,受社会不良风气及网络黄色信息传播的侵蚀,在上述传统犯罪类型仍占主体地位的基础上,逐渐扩展到涉毒型、涉黄型犯罪,犯罪类型覆盖面增大。今年以来,受理农村留守儿童容留他人吸毒3人、强迫卖淫2人、贩卖毒品1人。此外,还出现了农村留守儿童强奸、危险驾驶、诈骗等犯罪。

三是犯罪动机具有随意性。农村留守儿童心理、生理尚未成熟,因长期缺少家庭的关爱和教育,日常社会经验欠缺,再加之情绪波动起伏性大、做事不计后果,容易在日常生活中做出一些荒诞不经的过激行为,进而触犯刑法。如15岁的谢某某寻衅滋事罪一案,本人与受害人并无矛盾纠纷,只因朋友与他人偶然发生口角而应朋友之邀对受害人实施殴打,犯罪动机简单幼稚,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和盲目性。经统计,2013年以来的三年多,因犯意幼稚、起因简单的犯罪占30.43%。

四是犯罪具有纠合性及反复性。农村留守儿童因辨别是非能力较弱,很容易受到同龄“损友”不良习气的影响,进而相互纠合形成小团伙,并在他人的鼓动、纠合、牵制下附和性地参与实施共同犯罪。同时,这些留守儿童在初犯后,往往得不到及时的矫正教育和心理辅导,要么自暴自弃,要么受社会歧视逐渐被边缘化,极易再次走向犯罪。如不满16岁的余某因“兄弟伙”的纠合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后,游走于社会无所事事,于2015年再次犯故意伤害罪。经统计,2014年以来的两年多,纠合性犯罪占31.25%,累犯占比提升了17.62个百分点。

五是性犯罪呈抬头趋势。农村留守少年此类犯罪作案对象多为熟识的同学、邻居,受害人亦多为农村留守女孩,作案手段大多以诱骗或威胁为主。2015年全年受理的农村留守少年强奸案1件,2016年本院已经受理3件,受害人均与作案人相熟,其中2名被害人是农村留守女孩。3件强奸案件中有2件系以诱骗、耍朋友的方式使未满十四周岁的女孩“自愿”与其发生性关系,1件为暴力威胁强奸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女孩。

对此,彭水法院建议:一是加强农村留守儿童思想品德教育。父母应重视孩子的家庭道德教育,营造良好的亲情氛围,保障留守儿童身心健康。学校应建立完善切实可行的农村留守儿童教育机制,在加强思想教育的同时,建立健全行为约束和管理机制。基层组织应当承担社会责任,落实社会保障机制,关心关爱留守儿童。各相关部门要利用各自优势,综合运用教育、法律、舆论等手段,引导、规范和培育农村留守儿童良好的行为习惯。二是强化未成年人保护法律制度。严格实行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避免未成年犯罪信息不当泄露给未成年人带来二次心理伤害。同时,司法行政、基层组织、村组社区要加强对犯罪留守儿童的矫正,对犯罪留守儿童进行持续的跟踪和帮教,着力引导误入歧途的留守儿童回归正途,避免再次犯罪。三是净化农村留守儿童成长环境。学校应建立健全与辖区公安机关、司法所的沟通协调机制,采取有效措施整治校园环境,保护校园安全。学校要加强校内治安秩序的管理,防止校外不良势力入侵,预防犯罪亚文化流进校园。政府职能部门要大力整顿校园周边娱乐场所,扫除黄赌毒丑恶现象,减少引发留守儿童犯罪心理构成的诱因。四是优化留守儿童法制宣传教育。要强化知法、懂法、守法教育,学校要加强课堂法治教育,提高法治课程比重,强化法治教育实效。相关单位要定期和不定期走进校园、走进村镇为留守儿童及其监护人宣传法律法规,讲解典型案例,帮助留守儿童树立法制观念和守法意识,使留守儿童了解基本的法律常识,学会用法律约束自己的行为,以合法的方式维护合法权益。家庭、基层组织要教育儿童提升是非辨别能力,自觉控制不良行为、抵制违法行为、远离犯罪行为。

(通讯员 陈谢愈)

24小时推荐图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