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解纠纷、探望老弱、抓“偷钓客”,还要帮忙介绍保姆

社区民警蓝燕的“假期”有点忙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重庆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7-10-11 10:29

 

淼淼拿着蓝燕的手机与父母微信视频

 

 

老人们与蓝燕摆龙门阵

 

 

戒毒人员小杨向蓝燕介绍自己的近况

10月6日早晨,九龙坡区西彭派出所社区民警蓝燕翻开工作笔记,勾画着本子上一长串的人名,嘴里轻念着:老李、老刘、淼淼……这是蓝燕当天计划走访的5户人家。这里面,有空巢孤寡老人,有留守儿童,还有正在恢复期的毒瘾戒除者。5个人名,背后是5个悲欢离合各不相同的故事;5户人家,内里是5种酸甜苦辣各不相同的味道。人生百味,普通人需要一辈子去阅历。可对于社区民警,这样的一天,其实就是她们的每一天!

蓝燕今年37岁,2001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为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西彭派出所社区民警。入警17年来,蓝燕一直战斗在基层派出所第一线。2014年开始,她担任西彭镇马鞍村、西城华府、翠林居、新天地、德云华城5个片区的社区民警。她始终坚持俯下身子,扎在基层,坚持用细心、贴心、耐心、爱心服务辖区群众,用真情融洽社区,用善良温暖百姓,赢得了辖区群众的信赖尊重与赞誉。

常年走村入户,在山村小道、田间地头,她纤细的身影和她那辆走街串巷涉水登山的自行车,成了西彭镇一道温馨亮丽的风景线。她也因此被辖区群众亲切地称为“车车妹儿”。

2014年至今,蓝燕骑坏了4辆自行车,走村入户累计行程近2万公里,采集暂住人口信息5万余条,整理各类档案2000余卷,调解各类矛盾纠纷200余起。她分管的社区连续三年实现刑事、治安案件零发案。她也先后荣获个人嘉奖3次,个人三等功2次,并获得“九龙好人”“重庆好人”等荣誉称号。

时间:8点40分 地点:村民老刘家

抓住节点调解纠纷

家住马鞍村的老刘是蓝燕当天走访计划的第一家。马鞍村距离派出所20公里,山路崎岖,自行车正好派上用场。这条路蓝燕已经非常熟悉,遇到坡坎,她就连提带拽,将自行车搬过去,如此跋涉半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这是蓝燕半个月内第3次登门“拜访”了。不为别的,只为这家人屋后的一块地。这块地是村里的一块闲置地,今年8月初,村民老李为图方便,将这块无主荒地拾掇起来,种了一片花椒树。可是,占着“地利之便”的老刘不愿人家在自己眼皮底下“抢利”,相争未果,他热血上头一气之下冲进地里,将老李的树苗毁了。两家人因此结下“疙瘩”,平日里横眉冷对不说话,老刘媳妇儿在背后还叫嚣着要给对方“放点血”,两家互相别扭着过了个把月,最后终于“惊动”了蓝燕。

调解纠纷是社区民警的必修课,特别是乡土气息浓厚的农村地区,民警如果只会板着面孔讲法理说法条,那一定是鼻子碰青脸撞肿。蓝燕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妹儿,又是村里的“老户籍”,对家乡农村的社会运行法则可谓“门儿清”。因此,一接触这起因为土地和农作物引发的纠纷,她心里很快就有了一个“两头疏通”的调解策略。

9月下旬的一天,蓝燕现场办公,在菜地组织了第一次调解会。两家主事人悉数到齐。为了控制局面,蓝燕先立了两条规矩:一是双方家属只准听,不准搅扰调解过程;二是双方当事人不准同时讲话,一方陈述时,另一方只能静听,不准斗嘴抬杠。

蓝燕事先做了功课,老刘曾经担任过村干部,刘、李两家还是远房亲戚。因此在调解中,她一方面劝老刘远亲不如近邻,另一方面从亲情角度感化劝慰两家以和为贵。

紧张的气氛渐渐褪去。尽管当天事情没得到彻底解决,但一直“斗牛”的双方能坐到一张桌子旁“对话”,不再动蛮撒泼,就已经达到蓝燕预期的目的了。

10月6日,蓝燕将刘家作为走访的第一站,就是想趁着过节将双方再喊到一起坐坐,说和说和。节日里吵架不吉利,村里人特别讲究这个,这个节点搞调解,往往能事半功倍。

不过,蓝燕扑了个空:老刘家里“铁将军”把门,没有人。蓝燕打电话询问,才知道老刘一家去江津亲戚家喝喜酒了。调解计划只能暂时搁置,回去的路上,蓝燕一边后悔没有先询问当事人是否在家,一边和政府驻村社保员罗雨商量着下次调解的时间。

每次调解纠纷,蓝燕都会把罗雨约上。这个干练的女生,是蓝燕无话不谈的“闺蜜+伙伴”。罗雨是村中“百事通”,地头熟,人情广,性子泼辣,能说会道,是蓝燕开展群众工作的好搭档。

蓝燕说,多年的社区工作,她先后参与纠纷调解数百起,之所以每次都能让当事人心悦诚服,罢斗息争,都是因为自己能紧扣农村社会的乡土特点,因地制宜,因势而为。同时,充分争取干群支持,善于“借力”,也是蓝燕社区工作中至关重要的法则。

时间:9点 地点:空巢老人家

像女儿般陪伴在侧

马鞍村共有1250户人家,因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常住村里的只有几百人,且多为留守老人和孩子。村东头一处门楼高挑、四合封闭的空旷大院落,是74岁空巢老人李洪渊与其67岁的老伴王阿姨的家。老人的儿女都在外打工,一年回不了几次家。前年由老人一手带大的外孙也因为到了入学年龄被父母带进了城。老两口的日子过得冷冷清清,有时一天不说一句话。王阿姨甚至因此患上了抑郁症,要靠吃药来辅助睡眠。

在一次入户调查中,蓝燕得知两位老人的情况后,拉起了帮扶关系。此后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会上门来和两位老人坐坐,问问病药,听听数落,干干家务。老人逐渐对蓝燕产生了情感依赖,有几次蓝燕因为临时有事没能如约“回家”,等到下次见面时就被大爷大妈拉着手好一顿“殷切垂询”,问她是不是病了,家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走过一段高低迂回的小路,穿过一条狭窄的夹道,前面院坝上,两位老人手牵手望着蓝燕越来越近的身影。“燕子”的到来,是这个沉寂大院最有人气的时刻。通常的情景是:一张木桌三条板凳,三个茶杯倒着白水。蓝燕挑着老人感兴趣的话题来聊,隔壁的张大爷听着笑声也凑过来一起唠嗑。

从李家大院出来,目光蜿蜒穿过大片的田间阡陌,是一片深竹遮掩的院落:这里是伤残户杨继承和妻子商泽兰的家。这里,也是蓝燕时刻牵挂的所在。杨大伯71岁,严重的风湿病剥夺了他行走的能力;商阿姨则患有青光眼和白内障,目不视物。老两口的儿女在东部沿海地区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趟。蓝燕每次来,都会给二老送点米面,顺便帮他们干点家务。

蓝燕进门后先喂鸡,她知道这家的鸡一天要喂两次;再把带来的大米拆开封线倒进后屋的米缸里;随后到卧室,看看杨大伯肿胀的右腿有无好转。干完这一切,蓝燕又将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用红粉笔深描了一遍,临出门时又在门框泛白的春联空白处规整地写了一遍。这样,二老有啥事,都可以在第一时间联系到她。

像杨继承老人这样丧失劳动力的老弱,村里还有十几户,而这样挨家挨户地上门服务,蓝燕已经坚持了整整3年。

蓝燕今年37岁,50公里外的江津区,也有一到假日就盼望她回家看看的父母,因此她对老人们这份对儿女关爱的期盼领悟得尤为深刻。她说,人到年老,最怕老无所养,最盼儿孙绕膝。对村里的这些老人们略尽孝道,于己是举手之劳,但对老人们,却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闺女,你天天都往我们村里跑,你爸妈怕是很长时间都没看见了吧。”商阿姨的一句体己话让蓝燕怔住了。细想想,自己是有一个多月没回江津看望父母了。她说:“忙完这一阵,就回家看望爸妈。”

时间:14点 地点:小女孩淼淼家

送上妈妈般的温暖

从杨大伯家出来,蓝燕接到一个社区群众打来的电话,匆匆赶回所里,为他办理了户口迁移事宜。在食堂匆忙扒几口饭,来不及午休,她就又骑车重回马鞍村。村边的一户人家,2岁小女孩淼淼正期待着她的到来。

淼淼的爸妈远在外地务工,奶奶罗大妈带着她在村里过活,经营一个局促狭窄的杂货店。这家人也是蓝燕在入户走访时结识的帮扶对象。和小淼淼第一次见面时,她就被小姑娘的眼神打动了。

作为一个母亲,蓝燕深深理解孩子缺乏父母关爱的那种委屈和“可怜”。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决定尽力帮孩子们做点事儿。

每次走村入户都要抽空陪陪淼淼,蓝燕和这家人建立了心有灵犀般的联系。每当听到蓝燕自行车铃铛的叮当声,罗大妈就会满脸笑意抱着淼淼迎出来。

在蓝燕怀里,淼淼通常是一脸兴奋,手脚欢快地扑腾着。在这位蓝衣服阿姨怀中,或许她能找到妈妈般的温暖。蓝燕也时常给娃儿惊喜:布娃娃、积木……每次都会让孩子欢喜不已。

接下来是蓝燕到访的固定节目:通过微信视频与爸爸妈妈聊天。看着孩子兴奋的神情,蓝燕也跟着高兴。

从罗大妈家出来,蓝燕前往山坡上村民小杨家,他是个刚满30岁的小伙子,前年交友不慎染上了毒瘾。被发现后,一直被派出所执行社区戒毒措施。他也是蓝燕的重点帮扶对象。

蓝燕说,刚开始,小杨很有抵触情绪,看到民警就绷着脸闹脾气。为了将他“监督”好,帮他彻底和毒品划清界限,蓝燕天天往他家跑,做他亲人的工作,做他朋友的工作,将小杨全家人都纳入到自己的“劝导阵营”,最终让小杨接受了自己,从被动接受到主动认可,最后演变成情感上的亲近。

“蓝姐,你又亲自跑一趟。我跟你讲,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你给我介绍的那个装修公司的工作,我现在干得很好。一个月有五千多块的收入,我保证再也不碰那玩意了!”看着小杨的转变,蓝燕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时间:16点50分 地点:村口公路旁

“处理”两个“偷钓客”

农村的傍晚来得早。虽然时间尚早,但暮气已经开始笼罩过来。预定的几家重点户全部走完,蓝燕终于可以“收工”了,但却总有各种各样的“小幸幸”不期而遇。往往的情景是,没走几步,就会被路边的某位村民一把拉住:“燕子你等等,我跟你说个事儿……”

这天,情形照旧。蓝燕刚走到村公路路口,就被村民温大姐拦了下来。温大姐的老伴患病多年,瘫痪在床。虽然请了保姆照看,但温大姐却对保姆的毛手毛脚看不惯。这次,她拦下蓝燕,是想请蓝燕帮她介绍一个可靠的人。“你为人端正,靠得住,介绍的人我信得过!”温大姐平日里和蓝燕熟络,一点都不“见外”。“找的不好可不能怨我。”蓝燕一边应承,一边开着玩笑,引来温大姐和路边大妈们一阵大笑。

说话间,村里养鱼的周三哥突然奔过来,拉住蓝燕的手叫道:“蓝警官,快去看,那边有人偷我的鱼……”周三哥经常雷声大雨点小,这次是个啥情况?蓝燕赶紧跟着去查看,在水库对面的树林里找到两个违规垂钓的游客。周三哥声音虽大心却软:“当着蓝警官的面,你们要保证再不来钓鱼了哈。”两人忙认错,事情得到妥善处理,蓝燕这才骑车踏上返程路。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蓝燕抬手看看表,时间已经18点40分。蓝燕两口子均是警察,丈夫清晨出门时说要外出抓捕嫌疑人,不知道顺利否?放假在家的孩子,也不知道中饭、晚饭吃的啥?蓝燕加快了骑车的速度:她得买点好吃的回家去。 (重庆长安网 记者 李 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