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千家万户点亮幸福团圆之灯

文章来源:长安杂志 责任编辑:肖 华 发布时间:2018-02-23 09:19

樊劲松的脸上总挂满笑意,看起来格外敦厚随和,随身斜挎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走在路上时常被人当成推销员。这个貌不惊人的“推销员”的真实身份是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拐卖案件侦查支队副支队长。

从事打拐工作以来,他的足迹遍布全国,长达100多万公里。他牵头组织并成功侦破24起部督案件,参与侦破涉拐案件300余件,抓获犯罪嫌疑人600余人,参与解救被拐人员400余人,曾荣获重庆市“五一劳动奖章”和“感动重庆十大人物”之一。

“打拐是我的另一个孩子”

樊劲松从2000年开始从事打拐工作,那一年他的儿子也呱呱坠地。他把打拐当做另一个孩子:“儿子摔倒、被小伙伴欺负、去游泳……我都会担心甚至心疼。将心比心,那些来报案的家长承受的是比我更大的痛苦!”

2015年3月15日是儿子15岁的生日。这一天,樊劲松却身在江苏泗阳。

7年前,年轻母亲万小红带着年幼的女儿去江苏扬州探望丈夫陈某。在她们离开重庆三个月后,万小红的父亲万学术接到陈某的电话,说小红母女离家出走了,下落不明。直到2015年3月8日这天,万学术忽然收到一条神秘信息,说他失踪的女儿和外孙女可能在江苏泗阳的乡下。

樊劲松是个急性子,一接到这条解救线索就迅速联系了江苏警方和“宝贝回家”寻亲网站的江苏志愿者,请他们去信息中所说的地点进行核实。几天后,樊劲松接到江苏民警发来的一对母女照片,经万学术辨认,确认就是他失踪多年的女儿和外孙女。

于是,樊劲松立即连线江苏警方组织对母女二人的解救,几经艰难,13日成功将万小红母女解救。明知将要失约儿子的生日派对,樊劲松还是决定赶往江苏,辗转来到了被解救的母女面前。

时间急促,母女俩没有带出任何衣物。樊劲松连忙拿出几百元,给她们买了新衣、新鞋和生活用品。换上新装后,一直有些紧张的小女孩望着樊叔叔,露出了孩子本该有的天真无忧的笑容。

3月16日中午,从南京飞重庆的航班缓缓降落,时隔七年,万小红和女儿在樊劲松的陪伴下终于重返家乡的土地。而这两天因为忙于辗转赶路、办理交接、照顾护送,樊劲松几乎没合眼。一下飞机,樊劲松依然顾不上吃饭休息,立即和同事驱车将母女俩送往几十公里外万学术的家。他知道,那里有位殷殷期盼的老父亲。

当天傍晚,万学术终于见到了女儿和外孙女。看着抱在一起痛哭的这家人,樊劲松悄悄掏出手机给妻子发了条信息:明天再给儿子补过生日吧!妻子回复:儿子已经回学校了。

看着这条信息,樊劲松无奈地笑了,心中充满对妻子和儿子的愧疚。儿子上学九年了,自己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还因为不停接电话而被老师批评。如今,妻子的口头禅是:“谁叫你是打拐的,先管好打拐这个‘孩子’吧!”

我要成全他们绝望中最后的希望”

樊劲松的手机联系人里,有个叫“老谭”的人。

老谭全名谭远周,今年52岁,是重庆彭水县人。樊劲松至今仍清晰地记得8年前第一次见到老谭的情形:那是2009年底的一天,老谭带着一袋材料走进他的办公室,抬起自己没有脚掌的右脚给樊劲松看,说这是自己四处寻找儿子落下的残疾。

老谭的儿子三岁时在河北沙河市被人拐走,为了找孩子,十几年来,老谭的老婆哭瞎了眼睛,老谭的右脚也因为找孩子受伤残废了。老谭说,来报案前,他找人算了一卦,说会碰上贵人,所以他坚信,樊劲松就是他要找的贵人!

此案发案时间久远,且案件管辖权也不在重庆,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樊劲松二话没说接了下来。他的想法非常朴素:“我不想当老谭的‘贵人’,只想尽力成全他们绝望中最后的希望。”

樊劲松与案件主办地沙河刑警队取得了联系,聊案情、找思路,讨论线索,研究抓捕解救方案。一次、两次、三次……樊劲松隔三差五地给沙河警方打电话,跟进寻找进度。终于,负案在逃十余年的拐卖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谭远周被拐12年的儿子找到了!

事后,老谭提了一大包饮料再次来到樊劲松的办公室,非要给每位民警塞一瓶。他说:“你们警察简直就是我的亲戚,丢了那么久、那么远的娃儿都能被你们找回来!”樊劲松笑道:“以后让娃儿喊我一声叔,咱们就是亲戚了!”

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樊劲松多得数不清。2005年7月,仅靠一个电话线索,他远赴新疆,辗转数百公里查证,终于将15岁被拐卖、受尽虐待的女子王小凤解救回重庆;2011年3月,接到四川德阳王三春的求助信,他细心查找了一个多月,帮她找到了离家出走、流落重庆的母亲刘洪秀;2014年国庆前夕,他又帮助被拐到重庆16年的小伙子漆将来回到了贵州亲生父母身边;2015年春节,原籍重庆潼南、被拐到福建35年的男子黄良山,经过樊劲松和同事连续七天的寻找,终于与年届九十的老母亲重聚;2016年5月,仅凭求助信上短短50个字,樊劲松打了数十个电话联系多地公安机关,为上海男子找回失去联系的二姐;就在最近的一个周日,“网红被拐者”王正勇在樊劲松和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离家28年后终于回家了……

从不放弃每个细微的线索和求助信息,是因为这些人对樊劲松来说不仅仅是警情上的一个名字,他深知他们背后牵动着一家人的喜怒哀乐;他更深知,这不是找回来就结束的任务,“户籍更改后如何生活?离家几年甚至几十年,和养父母、亲生父母的情感如何归位?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哪能不替他们多想一点呢。”

万小红的女儿回重庆后就面临没有户籍上不了学的问题。“孩子不能因为回了家反而没学上啊!”樊劲松开始继续奔波。他联系了市妇联,又给万家实际居住辖区教委去函,同时联系媒体记者报道呼吁……多番努力下,小女孩终于插班入了学。入学第一天,拿着樊叔叔送去的新书包和文具,她高兴地与樊劲松拉钩:“我们约定,我一定好好读书,每学期都给您汇报好成绩!”

“我有什么资格谈辛苦?”

打拐办负责全市的打拐工作,樊劲松既当指挥员,又当侦查员。过去,他曾是足球场上奋勇冲杀的前锋。2013年年底,住院治疗颈椎腰椎病时,主治医生拿着他的脊椎照片判断:这个人起码在60岁以上!当时,他才刚满40岁。

拐卖案件的嫌疑人通常隐藏得异常偏僻。记得有一次到云南抓捕嫌疑人,樊劲松和战友们凌晨4点从县城出发,驱车9小时才到达乡镇,随后又顶着烈日步行上山;山路布满小石子,旁边就是万丈悬崖,很多地方不得不手脚并用,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山沟。等樊劲松一行人小心翼翼攀爬到大山里的村庄时,已是傍晚时分。正好撞见嫌疑人,樊劲松假装叫他坐下歇歇,帮他拿过手中的耙子,趁嫌疑人弯腰卸背篓的一瞬间,樊劲松一把将他按倒在地!回县城已是次日凌晨,现场突审、办好相应手续并关押后,樊劲松随便吃点干粮又出发了,因为还有任务在身……

还有一次解救被拐儿童,樊劲松和战友悄悄潜进村,一眼就看到孩子站在村口吃冰棍。瞅准机会,樊劲松抱起孩子跳上车就跑。村子里随即追出几十个人,有的开着摩托车追,樊劲松把车子开得飞快,开出去几十里才摆脱追赶的人。孩子就这么从村里抱出来,樊劲松又当爹又当妈,买吃买穿、洗澡喂奶,还陪他做游戏……回重庆的火车上,孩子一直抓着他的手,谁抱也不跟。

樊劲松的一年时间往往能过出别人的几年来。在他那个像“推销员”的标志性挎包里,装满数据连线和充电宝,方便他随时出差,保证他能24小时开机,因为他不想求助的人找不到他。所以,当医生说他的身体已经60岁,樊劲松一点不吃惊。他坦言,要说不苦是假话,累的时候坐在马路沿儿上都睡着过,但只要嫌疑人被成功抓获了,孩子被成功解救了,他觉得一切都值。

“送被拐的娃儿回家的时候,全村乡亲们都走出好几里地,放鞭炮迎接我们,跪在地上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公安民警,我还有什么资格谈辛苦!”

“打拐也要与时俱进,触网吧”

樊劲松不喜欢谈工作的艰辛,他更愿意规划未来的工作:进入互联网+时代了,咱打拐警察也要与时俱进,触网吧!

2013年底,樊劲松以“重庆市公安局打拐办民警”名义开通了名为“回家旅程”的新浪微博,直接接受网民咨询,收集各种涉拐信息,希望通过民警的努力让每个被拐儿童和妇女都能踏上回家旅程。

微博仅仅运行十余天后就开始发挥作用,有网友爆料九龙坡区9岁女童吴馨月走失。微博获取信息后,樊劲松立即将线索转交九龙坡区分局,迅速启动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采用视频侦查结合沿路寻找的方式,多警联动,当天就将吴馨月安全找回。

有网友发微博称在北碚某广场发现一个独自乞讨的10岁男孩,怀疑是被拐儿童。樊劲松立即联系北碚警方,连夜查找、核实,最终查清这个孩子4岁时因车祸截肢,随父亲外出乞讨,并非被拐儿童。第二天,樊劲松及时在微博上公布了核查情况,网友们纷纷评论称赞:速度快!效率高!感谢警方的认真核查!

重庆市开州区一对夫妇因离婚后抚养权问题当街发生纠纷,当地一自媒体未经核实即擅自在网络上发表“当街发生抢孩子案件”,点击量迅速突破十几万,各种猜测、质疑一时间甚嚣尘上。樊劲松立即用微博发布失踪儿童已找回的信息,同时大力宣传打拐各种政策和防拐知识,很快谣言就得到澄清。

微博之外,樊劲松还有一群得力的打拐伙伴,他们就是“宝贝回家”志愿者们。2009年,樊劲松通过网络结识了这个志愿者团队,为着同一个目标,开始与他们合作。通过在QQ群、微信群里开展照片和地图比对,一些符合失踪时间、地点的线索被梳理出来。全国失踪被拐儿童DNA库建立后,樊劲松又发动各区县民警走进村寨,采集被拐儿童家长血样,发动志愿者对来历不明人员、自认为是被拐卖人员采血入库比对……众人拾柴火焰高,几年来,樊劲松和“宝贝回家”志愿者已经为140多个被拐儿童家庭实现了团圆梦,被拐时间最长的达55年。

曾有一位作家诗意概括了樊劲松及其同事的努力:传说披星戴月,故事风雨兼程,为点亮千家万户团圆幸福之灯。在他们的努力下,重庆市拐卖案件逐年大幅度下降,目前已经成为全国拐卖案件发案最低的地方之一,近两年没有偷盗儿童贩卖的案件发生。这让樊劲松有一点成就感,但他深知这远远不够:我们的终极心愿,就是天下无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