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戎装换警服 誓言未忘心不改_ 重庆长安网 — 重庆政法综治门户网站 www.pacq.gov.cn 

脱下戎装换警服 誓言未忘心不改

文章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程迷静 发布时间:2018-08-01 14:19

符成卫

 

李飞

秦智逾

 

又逢八一,没有嘹亮的军歌,没有振聋发聩的号角,他们脱下心爱的军装,又穿上那一抹藏青蓝的警服。

脱下军装换警服,不变的是他们坚定的眼神、灿烂的笑容,还有心中的那份执着与梦想;脱下军装换警服,不变的是那声声誓言和信念,还有那满腔热血;脱下军装换警服,不变的是肩上的职责所在,还有那颗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的心。

转业不转志 退伍不褪色

“站军姿就是拔军姿!两腿挺直夹紧如柱,找到一种要将大地踏裂的感觉,这样的军姿才能体现纪律部队的精气神!”民警李飞,40岁,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军区某旅副参谋长,现任南川监狱二监区生卫干事。2017年,李飞转业到南川监狱工作,常年带兵练兵的他因军人素质过硬、队列操训规范,多次在队列考核中取得优异成绩,并在2018年半年考核中受到上级领导的高度赞扬。面对同事的点赞李飞大气的说“这些队列动作都渗到骨子里去了,想变都变不了”。

变不了的还有他在21年军营生涯中养成的严苛眼光,“横竖一条线,床下四个点”是他对内务卫生的原则,“监狱也是军事化管理,那么规范化和纪律性是两个永不变色的主题,刚性的纪律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问题!”李飞自信的说道。

诚然,严酷的军营生活赋予了他坚毅的内心。转业回到地方的前几个月,随军的妻子怀着五个月的身孕也与他来到了南川,但因环境变化导致妻子水土不服住院两个月。坚毅的他在工作中依旧是抬头不提要求,低头干好实事,了解详情的同事都默默的称他为“军汉子”。回到家的“军汉子”又变成了“厨汉子”,照顾妻子和熬制汤羹都不在话下,按李飞的说法“随军的那些年都是她照顾我,现在看到她吃着我做的饭,我内心觉得很‘荣幸’啊”。

两个小本子,管好大分队

符成卫,33岁,原海军某部指导员,现任四监区三分队分队长。2017年11月符成卫转业到南川监狱后,放下了他在军队中获得的各种荣誉,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新兵”来要求自己重头学习。“军营是一个团体,战士之间无话不谈,矛盾都好解决,但是自从我来到监狱后才发现,与罪犯打交道还真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符成卫是名直率且沉默的战士,但陌生的工作环境和纷繁复杂的监管形势也让这名战士犯了难,为了尽快的融入监狱工作和快速成长,他一方面保持着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作风,遇事坚决不过夜,另一方面,心思缜密的他随身带着两个裁剪好便于携带的小本子:一个专门记录关于分队罪犯反映的相关情况,另一个专门用于记录工作中的困惑和经验教训。

有一次,一名分队罪犯在生产现场找到当班的符成卫,称自己昨晚通过亲情电话得知家中妻子病危,孩子无人照顾,现在不清楚家中具体情况,心情极度烦躁和不安。冷静的符成卫在车间现场进行简要的分析和情况核实后对该犯承诺到:“你现在坐回你的位置,不准到处走动,我会上报监区,第一时间将你家里的情况转告你。”在稳妥的安排好罪犯后,符成卫向监区汇报,通过申请,用办公电话与该犯家人取得了联系,询问清楚该犯关心的相关事宜,并第一时间转告给罪犯,罪犯对于符成卫能帮助自己了解到家中真实情况表示感激,并表示以后遇事不会急躁,会直接找干部反映。

到现在为止,符成卫已经写满了十几个个小本子,得益于他善于倾听,勤于分析的习惯,他所管理的分队一年来未出现过一起罪犯信访或打越级报告的情况。

从戎无愧,从警无悔

他曾是原成都军区“大功连”连队中,号称“跑不死”连长;后来他亦是成都军区某摩步团二营副营长。他就是从事南川监狱新犯验收和教育工作民警秦智逾。

2017年转业后,秦智逾通过加强业务知识学习来缩短自身的适应期,还以军营中“按纲施训”的政策为监狱提供了一份名为《新收押罪犯验收流程》的方案供监狱参考。此方案涵盖了包括列队进场到细节点评再到后期的跟踪教育等程序,具有较高的参考借鉴意义。

2009年,秦智逾在部队中成婚,但婚后两人长年两地分居,“那几年,家中的大小事务都是妻子一力承担,连孩子打针吃药进医院我都没能帮上忙,对家庭,我真的是惭愧得很啊。”让秦智逾觉得惭愧到极点的是孩子的一通电话“爸爸,我都七岁咯,今年的家长会你来不来噢?”是的,直到孩子七岁,他都没能参加过一次孩子的家长会······

转业到南川监狱的秦智逾离家更近了,归家的时间更多了,如今的他更加珍惜现在的工作。“请组织放心,在工作中我一定会管好我的‘责任田’,也请家人放心,现在我可以带娃娃去参加家长会了!”

戎马数载情意浓,转战地方心依旧,不论是因为家庭还是因为工作,对于复转军人而言,角色变了,积极向上的心态不能变;岗位变了,学习提高的劲头不能变;环境变了,知责尽责的精神不能变。南川监狱将继续探求如何引导复转军人在新岗位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并通过多种渠道收集复转军人的诉求和心声,力争为监狱持续安全稳定提供新的动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