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冬日盛典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12-31 编辑:谢琳 阅读:

  山伢子站在五指垭口一声吆喝——杀年猪啰!冬天盛典,倏地拉开了帷幕。

  风大起来,着凉了冬天的每一个黄昏。雪如鹅毛般,绵亘起伏的齐岳山,一派银装素裹。枫树林里,红叶翻飞舞动,是预告春天到来的旗语。家家户户的门紧闭着,屋檐下的冰棱子,晶莹而多姿。缕缕炊烟,从瓦楞子里钻出来,顿时空气里弥漫了松脂的芳香……

  男女老少,忙碌起来;家家户户,全力以赴。打柴弄水,飞针走线,石磨吱呀,鸡飞狗跳……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这个冬天。因为冬天是一年四季的终点,好比经历了一场殊死拼搏的马拉松赛,从春天跑到夏天,再从夏天跑到秋天,到了冬天,就是突破终点线的那一刻——元旦来了,春节到了,大红灯笼,爆竹声声,人们都可以捧着辛苦一年的奖杯,短暂休养生息,庆祝一年的胜利。

  杀年猪,是乡村冬天最大的盛典。进入农历冬月,磨刀霍霍向猪羊。只要村子里传出哦嗬连天的吆喝声,邻里奔走相告,某家杀年猪了呢!

  冬月十五,受朋友邀请,到他家喝刨猪汤,来一场冬天的盛典。喝刨猪汤,不是城里的事,既无场地,也无氛围。朋友空巢乡村老宅,地广人稀,杀年猪派上用场。自驾几十分钟的车程,到了乡居。老屋炊烟袅袅,锅碗瓢盆交相呼应,厨师帮手撸衣扎袖,摆开杀年猪的阵势。一头两三百斤重的肥猪,在院坝里游荡。杀猪师傅一声令下,那头猪被几双大手揪上长凳,一把利刃封喉,三长两短的几声嚎叫,肥猪停止呼吸。接着,杀猪匠吹气、烫毛与刮毛,一头又白又胖的肥猪,展现大家面前。杀猪师傅将毛发去净的肥猪,倒挂楼梯上,一把尖刀“庖丁解牛”,很快整整齐齐摆满案桌,好像读书人完成一篇文章,内容充实、语句连贯、层次分明与结构完整。

  等待喝刨猪汤空隙,就近转悠阡陌小路,乡村已披上冬日盛装。桔子红了,挂满枝头,灯笼一般,星星点点,为萧瑟的季节抹上生命的色彩。田野里刚播种的春蔬,绿意初绽,生命的孕育,正在等待一场春雷的呼唤。走入附近农家,柴门小扉,房前潺潺溪流,屋后树木葱茏。一位老农,手拧葱蒜,在溪边淘洗。邂逅我们,问道,你们是来徐家喝刨猪汤的吧,他的女婿在城里做生意,是老板!老者对邻居了如指掌。想到唐代诗人于鹄《题邻居》:“僻巷邻家少,茅檐喜并居。蒸梨常共灶,浇薤亦同渠。”现在乡下住的人并不多,左邻右舍,常常关门插锁,今日邻里杀年猪,能与朋友相居同村,炊烟互绕,共饮一渠水,感觉也是一种幸福。如今,对于常年生活城市的人,时时乡下走走,呼吸新鲜空气,体验樵夫、渔民生活,自然境界一定高过城市的喧闹与繁杂。

  一年到头,农村最大的盛典是杀年猪,喝刨猪汤,成为招待贵客的重要礼仪。十冬腊月,只要听见猪儿嗷嗷叫,全村沸腾,喜庆的日子即刻诞生。离开家乡四十年,喝刨猪汤已是久违的往事。今日得宽余,受朋友之邀,去他家喝刨猪汤,将一别四十年的人间烟火,重新点燃,不为饕餮之徒的贪婪,只想回归生活的本真,复得返自然。

  盛宴之上,高朋满座;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礼仪之声,不绝于耳。腌菜烧白、粉蒸排骨、爆炒猪肝、红烧猪蹄、血旺豆腐与青菜萝卜……一大桌菜原汁原味,热气腾腾。乡下人的幸福,是自己杀的粮食猪;企盼一年的盛典,席桌上的肉香飘十里。

  不要问我冬天的盛典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听山伢子的那一声吆喝——杀年猪啰!

  ◎ 何 新(作者单位:万州区教师进修学院)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