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恋上这老街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3-01-20 编辑:徐瑞阳 阅读:

  ◎洪德斌

  黄桷垭老街,仿佛一位从时光深处走来的老者,躺在南山葱绿的怀抱里,几百年了,寂静之中,任光阴流转,在身上打上深深的烙印,珍藏无数陈年往事,吸引人们去探寻,去品味。

  早就听说黄桷垭老街,一直无缘一睹芳容。终于在一个周末的黄昏,与好友一起,走进老街。其时,天空飘着小雨,雨雾蒙蒙,笼罩着老街,于我,甚是喜欢。我们撑着伞,踏着潮湿的青石板路,随着人群,缓缓而行。

  在老街一端,是通往山下的黄葛古道。古道清幽,青石板顺着山势,左拐右弯地伸展着,身影在草木间隐约。黄葛树众多,虬枝横斜,绿叶茂密,护佑着古道。恍然之中,时光倒流,我似乎看到一队马帮,正沿着古道走来,马背上驮着盐和瓷器,随着马蹄轻踏,马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清脆悦耳,穿透古道的宁静,惊起树上的鸟儿,拍翅飞去。

  古道是老街的脐带,是古道孕育了这条老街。

  是的,古道连通渝黔商贸,几百年间,无数马帮在古道上奔走,在岁月里奔走,前方山几重,水几道,路途遥遥,危险重重。每当夕阳西沉,暮色渐深,困乏的人和马,总得找个地方歇脚,黄桷垭老街由此诞生。可以想见,每天傍晚,马夫们牵着马儿,走进街边的客栈,该是何等的欢欣,他们喝上二两老酒,洗去路途的风尘,抖落浑身的疲惫,睡上一个好觉,待天明又将赶往远方。老街是他们的驿站,老街有家的温暖,老街曾让多少往返古道的人魂牵梦绕。

  如今,古道没落,马帮的身影早已消散在时光里,老街人呼马叫的喧闹不再。眼前的老街,几年前经过修葺,街边青砖黑瓦的房子,木质的门窗,古色古香,皆有巴渝民居特色,少了一份沧桑,多了一份古朴和大气。

  在老街中段,矗立着张京营寨,高大的门楼威武庄严,门前荷枪执戟的士兵塑像,仿佛把人带入金戈铁马的厮杀之中,耳畔似乎传来鼓角争鸣的声音。在门楼里走一走,不禁让人感叹明末重臣张京的忠贞,他挥舞南明大旗,在这西南一隅,坚持与清兵抗争,誓死不屈,营寨里似乎还回响着他的铿锵诗句:“纷扰干戈未息肩,丈夫岂合卧林泉。袖中三尺莫邪剑,撑住西川半壁天。”

  在老街背面,一处安静的地方,几间木板房,是三毛故居。黑色瓦片,木质的墙壁,经雨水的侵蚀,稍显斑驳。三毛出生于此,五岁离去,从此天涯相隔,老街成了挥之不去的思念。在故居旁边的书吧里,可以泡一壶茶,慢啜,翻一翻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或是《万水千山走遍》,跟随她的文字走进异域大漠,在她灵性的文字陪伴下,浑然不知时光已悄悄溜走。我想,这也许是对她最好的缅怀方式吧。

  在老街行走,遗留的古迹众多,常与我们不期而遇,惊艳我们的目光。在贵州商会馆,你会惊叹它的飞檐翘角,高大宏伟,想当年进进出出的商贾络绎不绝,是何等的热闹非凡;在涂山瓷铺,进去看看涂山窑瓷器,一件件精美的瓶瓶罐罐,令人忍不住感叹古人精湛的技艺;在高玉林茶堂,坐定,喝碗盖碗茶,可切身感受一下传统茶艺的源远流长;在静庐,欣赏晚清第一词人赵熙的诗词书画,悄然之间被一代大师的才气和风范打动……

  在老街行走,仿佛是在不同的时代里穿越,打捞着一个个凄美或是温暖的故事,而我们在故事的悲欢离合里浮沉。

  入夜,老街的灯亮了,把沉沉夜色赶到老街的外边,橘红色的光晕在老街漫溢着,勾勒出老街曼妙的身姿。雨还未停,灯光里闪烁着细细的雨丝,让老街的夜有些迷离,有些唯美。

  游人渐少,喧嚣散去,老街复归寂静,我和朋友也不得不告别老街。有点不舍,我想,我还会在梦中与她相遇。

  (作者单位:重庆市巴南区财政局)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