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毒品让我的家庭分崩离析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11-22 编辑:谢琳 阅读: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毛主席在渡江战役胜利后写下了这首著名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大气恢宏,豪迈无比。我的名字钟江,便是父母摘取句中的首尾两个字而成。

  我的父母均是国家干部,对我寄予厚望,由所取名字便可见一斑。由小学到高中,我一直成绩优异,深得父母、老师的宠爱,哪怕是在衣食并不充裕的计划经济年代,父母对我生活和学习上的需求也是想尽办法满足。

  1984年,我以超出大学录取线65分的优异成绩被四川一所重点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1988年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因母亲身体不好,我便回到重庆,在一所重点中学担任班主任,那时的我健康、阳光、积极向上。

  1992年,我结婚、生子,妻子经营一家时装店。幸福温馨的家庭、贤淑温柔的妻子、蒸蒸日上的事业,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满。如果人生轨迹就此发展下去,也就不会有后来令人扼腕叹息的故事了。

  古人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年少轻狂的我太自以为是了,追根究底,悲剧的发生始于自身法律意识的淡薄与内心道德准则的缺失。1995年,我深爱的母亲去世,心里异常难过与失落,而毒品也趁隙而入。想来自己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也知道毒品的危害,却并未在意,更没有意识到毒品将会给自己所带来的巨大危害。

  毒品首先摧毁的是我的身体。我曾获得过成都市1987年首届大学生健美大赛70公斤级的冠军,更兼自己喜欢打篮球,身体非常健硕。可是吸毒后,体重锐减,由152斤降至100斤左右,判若两人。记得第一次到某三甲医院找我最好的同学戒毒时,他在震惊之余说:“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若继续下去,我们朋友都没得做了。”如今他已是该医院消化科主任、国家重点实验室学科带头人,可我还在与毒品纠缠不清,想来真是令人汗颜。

  吸毒也造成了家庭的分崩离析,和睦的小家散了,妻子为了儿子的健康成长,举家迁到了成都,而儿子因父爱的缺失,性格变得内向,不善交流。记忆中儿子20岁生日时,饭桌上父子两人相顾无言,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与悲哀呢?

  吸毒给我的事业也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我也曾是阳光下最神圣的职业——教师中的一员,吸毒成瘾后只好在2001年辞职。“自作孽,不可恕”,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我大学时代最好的几位同学如今都早已事业有成,而我与他们巨大的落差让我无地自容,我真的很恨自己拒毒意志的不坚定,家庭、社会责任感的缺失。

  前几天,民警组织我们给家人拨打了亲情电话。我放下电话沉思良久,耳畔犹有儿子十几年前稚嫩、怯怯的童音回响:“爸爸,你到哪里去了?我在手机上查询了的,我看见刚叔叔和你在一起时,旁边有个小瓶子和吸管,手机上说是吸毒,你在吸毒吗?”已过天命之年的我,因为沾染毒品,不仅丢掉了神圣的教师事业,更是一次又一次让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受到伤害,其中折射出的正是自己责任担当的缺失,重建这份社会责任感于我而言尤为重要、迫切与艰巨。

  我真的不想也不能再继续沉沦下去,悟以往之不谏,觉今是而昨非。我相信经过这一次的戒毒矫治、反省、学习,使自己今后的人生之路走正、走好,那么,依然来者可追!未来可期!(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姓名为化名)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